•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为了贫瘠之地开出希望之花

——记身体力行助力脱贫攻坚的教师们

2020-09-10 来源:《中国教育报》

  在我国贫困地区,有一群可爱的人民教师,他们用双脚丈量土地,用知识烛照文明,用青春力量擎起脱贫攻坚的旗帜,让希望之花处处盛开。

  守望山乡,知识之光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绵绵的草地,洁白的羊群,高耸的青山,日日穿行其中,更松尼玛对眼前的风景早已漠然。

  更松尼玛是青海省玉树市第一民族中学教师,他有一个外号,叫“徒步王”。

  十几年前,根据教育需要,玉树市人民政府在结古镇属地先后办起了十所村级小学,为了能实施“一条龙”管理,上级教育主管部门任命更松尼玛为总校长并兼管这十所小学,其中的扎芒村小距他当时所在的结古镇中心学校75公里。

  那时候,路况很差,交通工具也不发达,每一所学校每年最少要去四五趟,转一圈下来,一个月就过去了。

  十几年来,他徒步翻山越岭,走村串户宣传义务教育法,带着教师开展扫盲工作,当地老百姓也都认识这个“徒步王”。

  路一寸一寸打通,在脚下曼延。更松尼玛买了辆旧摩托,翻过一座山,再翻过一座山,不论酷暑严寒。

  孩子们一个一个被送到了学校,村小规模由原来的几十人发展到上千人,辍学现象渐渐消失。

  扶贫必先扶智。发挥教师的专业优势,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教育,教给学生知识和本领,扶起贫困学子的志气,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是教师对脱贫最大的贡献。

  上世纪90年代,打工潮吹到了江苏省连云港市黑林镇的村村落落,一下子,村子里的人外出了大半。就连教师柏纪荣所在的黑林镇大树村小学,也有教师选择停薪留职,外出打工。

  “纪荣,我们去深圳!”

  “要走你走!我丢不下这些孩子。”

  下海经商潮中,丈夫熊传京决意南行。柏纪荣一口回绝同去的邀请。因为在她心里,农村孩子的前途更重要。

  第二天,熊传京背上行囊去了深圳,不久后与亲戚在深圳合开了一家婚纱影楼,一个月的收入比柏纪荣一年的工资还高。

  熊传京催促柏纪荣去深圳团聚,柏纪荣也有过一丝犹豫,但每当面对山村孩子们纯真的脸庞,她又割舍不下了。

  30多年间,从大树村小学到阚岭小学,再到吴山小学、黑林中心小学,柏纪荣把根牢牢扎在了黑林镇。

  一个教师点亮一所学校,一所学校带给整个乡村希望。

  17个、54个、93个、120多个……不断增长的学生数量背后,是越来越多村民对教师程风的认可。

  江西省鄱阳县曾是江西省人口最多的国家级贫困县,该县的北塘小学是一所濒临撤并的偏僻教学点,学校办学条件差、生源流失严重,只有17名学生。

  这时,程风主动申请从一所条件较好的完小到这里来当校长,说是校长,当时学校只有她一名在编教师。村民觉得:“你一个老师再厉害,就不信你能翻天。”

  教学离不开教师,程风通过各种途径,招来了3名年轻的女教师,并带领她们从零开始,自学音体美专业知识,开齐了音体美课程,并通过家访、汇演等,让学校慢慢有了起色。村民的印象改观了,学生也开始回流了。

  鄱阳县教体局局长汤飞高兴地算起了农民的细账:“留住了一个学生,就为一个家庭特别是贫困家庭留住了1万元钱,因为学生离家外出读书,一年开销最少1万元。”

  帮扶引领,让孩子在家门口享受优质教育

  大山深处,书声琅琅。

  贵州省从江县大歹小学被青山环抱,周围一片苍翠。

  大歹村是从江县脱贫攻坚难度最大的苗族村寨之一。在多方力量的援助之下,投资3000万元新建的大歹小学已于去年秋季学期投入使用。

  教育扶贫不仅仅是让孩子有学上、不辍学,关键还要让他们上好学,让他们像城市孩子那样接受优质教育。

  这时候,贵阳市南明小学校长曹凤英带着帮扶团队来了。

  她请来城里的艺术专业教师给孩子上课,请专业的团队给孩子做拓展训练,所有孩子都进特长班,开齐音体美课程。

  这个暑假,在曹凤英的组织下,大歹小学的22个孩子还第一次走出了大山,来到了贵阳,看到了大白鲸、企鹅和海狮。

  他们的眼睛里闪着光芒,有孩子感慨:“贵阳晚上好多灯,真美呀!”

  让孩子们亲眼看看这世界有多大,眼光看远一些,也让他们知道,只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就能走出大山。

  从江南到西北,4750公里,几乎跨越整个中国,两年前,浙江省瑞安市集云实验学校教师郑淼来到了新疆拜城县支教。

  4750公里不仅是地理上的距离,更意味着环境气候、风土人情的差异。干燥的塞北风沙和辛辣的食物让郑淼不太适应,但他马上调整状态,投入到工作中。

  他所在的拜城县第二中学,配备了一流的硬件设备,但在教学理念、教学设计等“软件”上还很滞后。

  他从教学方式开始突围,狠抓备课、上课、批改、辅导、评价等教学常规管理,把每一堂课都当作示范课去上。

  课堂教学只是郑淼工作的一部分。他还积极开展“传、帮、带”工作,对年轻教师从教材分析、教案设计、课堂把控到课堂情绪调动等多方面进行指导。

  498天的支教时光,郑淼听课178节,上示范课46堂,开展教学设计指导30次。

  万里赴疆,郑淼认为,这段宝贵经历,虽不会增加生命的长度,但增加的是生命的厚度。

  在甘肃省临夏县一望无际的大山里,“俯冲”是鹰的标签。鹰敏锐、果敢,尊崇自然,“创造”自然。

  2019年3月,33岁的兰州八十二中语文教师栗文君,来到临夏县担任支教教师。在旁人看来,她和鹰很像,她的能量在于走路很快,始终保持着“俯冲”的姿势。

  临夏县是52个未摘帽贫困县之一,她所支教的韩集初级中学大部分学生是留守儿童,管理难度和教学挑战都非常大。

  栗文君没有气馁,她的教学是从了解每一个学生的家庭情况、心理状况、所思所想开始,经过兴趣、爱好、梦想的“中转”,再到学习的。

  凭借着爱心、耐心和过硬的教学能力,一学期下来,她所带的班语文成绩从倒数变成25个班中最好的,学生最喜欢的科目也变成了语文。

  一年半的支教时光中,每天都有学生前往办公室找栗文君请教,从办公桌排长龙到门外的“壮观”场景经常出现。孩子们的精神面貌改善了。

  教育是塑造人的事业,从改变一个孩子到改变一所学校,更多教育人在努力。

  行走乡野,智慧和汗水助村民脱贫致富

  在云南偏远农村的山山寨寨,有一位一脸络腮胡子、会用方言给农民讲沼气的教授,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大胡子伯伯”“泥裤腿专家”。

  他是云南师范大学能源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张无敌。

  “越是贫困、生态环境脆弱的地方,发展沼气的意义就越大,也就越需要我们。”每到一个农村科技帮扶点,张无敌就换上雨鞋,扛着宣传设备和示范器械,亲自动手进行科技示范推广,详细为村民培训农村能源技术,先后培训农村能源技术员和农户万余人次。

  在他的影响和推动下,村民们改变了打柴的习惯,村寨的人畜粪便得到了有效的管理和利用,疾病传播途径减少了,原先一座一座几乎被砍秃了的山,又绿了。

  脱贫攻坚中,一大批像张无敌一样的学者从校园走出去,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成果留在农民家中,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蓬勃力量。

  同样值得我们书写的,还有这样一个教师群体:他们选择了挂职扶贫,就像山野的杜鹃花那样,把根基深深扎在贫瘠的山梁,绚烂绽放。

  贵州大学精细化工研究开发中心教授黄剑就是其中一位。2018年至今,他先后挂职贵州省榕江县平江镇科技副镇长、榕江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榕江县的黄牛养殖一直以粗放型个体养殖为主,黄牛需要三年时间养成,收益较低。黄剑以规模化养殖优质西门塔尔肉牛为突破口,建设科学合理的养殖基础设施和养殖环境,上下联动,延长产业链。

  “我们所养的这种肉牛,比起原来老百姓养的黄牛,不仅养殖时间缩短,而且品质与交易量都有很大的提高。”黄剑说。

  为了销售扶贫农产品,黄剑还赶了一把时髦,做起了网络直播。

  6月24日晚,短短1小时的直播吸引了3475名观众,累计促销价值74.37万元的榕江农特优质产品,为榕江助力脱贫攻坚送上了一份大礼包。

  成立榕江百香果研究院、制定黔东南小香鸡选育方案、编写油茶高接换种技术手册、建立榕江油茶产学研基地和贵州大学油茶工作站……黄剑用各种方式,惠及更多农户。

  “虽然我有很多身份,但是我还是最喜欢乡亲们叫我‘黄老师’,我想这也是对我工作的认可,是对我的信任。”黄剑说。

  打赢脱贫攻坚战,离不开一大批奉献自我、燃烧自我的教师。他们以时代需求为己任,坚定理想信念“精气神”,身体力行关照社会,汇聚起了决战脱贫攻坚的磅礴力量。(本报记者 于珍)

1、韦英明:养殖扶贫“牛”教授

  安居村是广西都安永安镇的一个贫困村,这些年,养牛成为村民们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

  “韦院长来了,我们的心就定了许多。”安居村村委会主任蒙芳敏说,自己带头养了100多头肉牛,在韦院长的技术指导下,几乎每一头都长得好,入秋后部分肥牛出栏,纯收入能有十几万元。

  村民们口中的“韦院长”,是广西大学农牧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韦英明教授。这位从广西河池大石山区走出来的动物养殖专家,笑称自己一生与牛结缘,儿时在农村放牛,如今成为研究牛羊养殖的教授,最希望的是为农民脱贫致富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

  “要为广大农民提供技术服务,就必须走到农村中去。”这些年,韦英明的足迹踏遍八桂大地,很多地方都盼着这位“牛”教授到来。

  “韦院长来了,总能让我们吃上定心丸。”在与都安相隔不远的天峨县,邹权创办了广源生态养殖专业合作社,从选址、栏舍建设到技术指导,得到韦英明及其团队的一路支持。

  在韦英明看来,开展产业扶贫一定要结合区域实际,而牛羊养殖产业十分契合广西大石山区“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特点,是“低消耗,零排放,低成本”的产业扶贫模式。

  按照这一模式,养殖户可以充分利用本地的秸秆、甘蔗尾、牧草、玉米秆、干稻草等,经过技术处理,满足自家牛羊饲料供应,同时牛羊粪又可以作为上述农作物的肥料,实现循环利用。

  “总要实地看一看才放心。”这话韦英明常挂在嘴边。话说得平和,但他心中却有一杆严格的秤,对于技术上的事丝毫不含糊。

  安居村“第一书记”邹斌就见识过韦英明的严格。该村养牛场是按韦英明技术团队提出的标准建造的,在建喂料通道时比标准低了1厘米,大家都认为没关系,韦英明现场检查发现后,严肃指出并要求整改。

  “事实证明韦院长是对的。”邹斌说,“喂料通道的高低,直接决定牛的进食质量,不能随意更改。真的很佩服韦院长的严谨精神。”

  目前,韦英明及其团队推广的牛羊养殖产业模式逐渐成形,形成了“51020”肉牛肉羊养殖扶贫模式,即贫困户养殖5头母牛或10头肉牛或20只母羊,能保证每户年收入3万元至5万元。

  这种符合本土自然条件及人力资源特点的模式,在石漠化地区取得了显著成效。近年来,广西一些贫困地区通过“51020”模式逐渐摆脱贫困,吸引部分青壮年劳动力返乡就业,实现本地发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空巢老人”等社会问题。

  看到这一点,韦英明开始思考更长远的问题。他认为,产业扶贫不能仅仅为了盈利,产业扶贫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应该朝着防止脱贫群众返贫、促进更多青壮年实现本地就业的方向去走,这也是他与团队下一步探索和实践的目标。(本报记者 欧金昌)

2、王秋华:乡野发光的“启明灯”

  两年前,怀揣着教师梦想的王秋华背起行囊,带着不足一岁的孩子,在婆婆的陪伴下,毅然来到一所偏远乡村学校。一床、一桌、一椅,当晚,挤在狭小、简陋的房间,婆婆问她是否后悔,她笑着说:“既然选择做特岗教师,就准备风雨兼程。”

  王秋华是国家级贫困区——安徽省阜阳市颍东区冉庙乡中心学校的一名特岗教师,也是一名“军嫂”。特岗教师选岗那天,冉庙中心校校长李占强第一次见到这个瘦小的、眼睛亮亮的女孩,“她非常专注地在听,对学校很有认同感”。“我愿意与学校共同成长。”选岗时,王秋华第一个向李占强报了名,并主动承担了七年级班主任和两个班语文课的工作。

  每个清晨,王秋华都会站在教室门口和进班的孩子们挥手,道一声“早上好”。课间,她常与学生谈心,询问他们的家庭生活、学习困难,分享他们的喜怒哀乐。渐渐地,王秋华成为学生心中的知心姐姐。

  谢刚(化名)曾是班上公认的问题学生,厌学、打架、脾气暴躁,常和同学发生矛盾。王秋华了解情况后,多次找他谈心,交流同学相处之道,课后还帮他辅导功课。经过一段时间,谢刚有了很大的转变,成了老师的好助手。“有一次,我坐班车回校时,竟然发现谢刚一直在站台等我,帮忙拿行李、抱孩子。那一刻我觉得做教师真的太幸福了。”王秋华说。

  班里大多数孩子是留守儿童,多年来,王秋华一直坚持给在外务工的家长们发送孩子的照片、视频,及时和他们沟通孩子在班级的表现。“我自己有孩子,太能理解一个母亲思念孩子的感觉。”她的手机里存着2000多张班里孩子的照片,抖音里也总是孩子们的点点滴滴。

  始终将学生装在心里,王秋华有时却忽略了年幼的儿子。

  “我的爱人是一名空军军官,在部队常年担负重要任务,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每年只能回家团聚一次。”学校、家庭、军营,两地分居、三地奔波,两百余张的车票,见证了一家三口聚少离多的历程。

  同为军嫂,同事王燕玲深深明白王秋华的艰难与担当。“那天下着毛毛雨,王老师的儿子就待在学校旗杆下面,远远看着在教室上课的妈妈。”王燕玲说。那一刻王秋华并不知道,她安放在办公室的儿子,此刻正在雨中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着她。

  谈及此事,王秋华感到很愧疚。“面对孩子和学生,我只能先选择学生,这是教师的使命和职责所在。”后来,为了能够安心教学,王秋华把孩子送到百里之外的亳州老家,让父母照料。

  “哪里需要,我就在哪里扎根。”王秋华说,明年,自己就转为正式在编教师了,让贫困地区孩子接受好的教育,才是根本的扶贫之策,“我要留在学生最需要的地方,做乡野里发光的启明灯。”(本报记者 方梦宇 通讯员 黄冠颖 杨佳)

3、金元宝:给村民带来“摇钱树”

  没有职务、年纪最轻,金元宝没想过,自己会荣获2020年江西省吉安市“最美科技工作者”提名奖。

  作为吉安职业技术学院现代农林工程学院的一名普通教师,自2014年从深圳辞职回到吉安后,金元宝一直致力于科技扶贫,发挥专业优势帮助红土地上的老区人民脱贫致富。

  “你们的井冈蜜柚甜不甜?”2015年全国两会,习近平总书记参加江西代表团审议时点到的“井冈蜜柚”,如今已成为吉安重点打造的富民产业和老区人民脱贫致富的“摇钱树”。

  为了更好地服务蜜柚产业,金元宝作为负责人,组建团队成功申报建设吉安市井冈蜜柚研究重点实验室。实验室囊括了学校、企业及其他单位的25位科研骨干,围绕蜜柚产业多维度营销推广问题,研制出柚皮香油、蜂蜜柚子茶、柚子果酒、柚皮蜜饯、柚皮酱等产品,申报科研项目10余项、发明专利1项、实用新型专利2项,同时还积极与井冈山农业国家科技园开展蜜柚有机肥、蜜柚黄龙病防治及蜜柚育种等方面的研究。

  2018年,吉安市吉水县江庐陵酒作坊发生固形物含量超标问题。由于作坊中大多数员工是县城周边生活困难的村民,作坊一旦停产,会让员工们的家庭雪上加霜,这可急坏了作坊负责人刘爱民。

  多方打听下,刘爱民找到了“能人”金元宝,希望他能帮忙解决问题。金元宝当即放下手中工作,驱车赶往县城。在仔细了解生产过程后,金元宝反复试验、多次排查,发现问题出在生产中添加了过量的白砂糖,并带领团队指导研发人员解决了问题。作坊正常运转,员工正常上班,10余户贫困家庭的基本生活收入得到了保障。

  作为学校科技协会成员,金元宝长期与扶贫小组在遂川县雩田镇横岭村开展精准扶贫。与“红卡户”廖贵兰和赖国能充分沟通后,他了解到其致贫原因是所处地理位置偏僻、无法实现家庭增收,于是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出发,指导他们依托现有林地资源,发展高附加值的林下中药材种植和牛羊养殖经济。在金元宝的帮助下,赖国能当年就养殖了10只山羊,还因地制宜靠近池塘养殖了土鸡和土鸭,第二年就增收1万余元。金元宝为他们提供畜类疾病防疫技术指导的同时,还千方百计联系食品加工企业帮助解决销售问题,让贫困户无后顾之忧。

  记者采访时正值夏秋之交,学校还没开学,金元宝正利用假期在农村走访调研,对贫困户进行回访。“吉安是农业大市,我正好从事这方面的研究,能用自己的力量为家乡做点儿事还是很欣慰的。”金元宝说。(通讯员 王霞 本报记者 甘甜)

4、黄国军:一户一策摘穷帽

  又到了周末,黄国军给70多岁的母亲打了个问候电话,就从学校急匆匆赶往林仙村帮扶贫困户。

  黄国军是河南省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大峪镇第二小学校长,对大峪镇林仙村的帮扶始于4年多前。

  2015年一个漫天飞雪的周日下午,学生都陆续到校,建档立卡户学生小新(化名)却迟迟没有来。黄国军放心不下,顺着崎岖小路,翻越几道山梁,徒步6公里多赶到林仙村最偏远的张岭居民组。来到小新家,眼前的一幕让黄国军内心无法平静。

  这个家庭一共有5间房子,3间土房房顶有窟窿无法居住,2间砖房属于危房,全家四口挤在一间卧室,屋里甚至没有像样的家电。小新父亲年近50,有病没钱治疗,没有文化找不到脱贫门路,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思想,整天游手好闲,经常无故打骂孩子,被同村人嘲讽“精神不正常”。

  2016年3月,区教体局开展包村扶贫,黄国军自愿报名参加了林仙村扶贫工作队,成为一名兼职队员,并点名分包小新家,成为他家的帮扶责任人。

  如此贫困的家庭该如何改变呢?

  小新性格孤僻,学习成绩不好,黄国军把他安排到学校劳卫部锻炼,还特意让心理教师进行辅导,并引导他参加竖笛、乒乓球两个社团。在无微不至的关怀中,小新变了,他开始热爱劳动、乐于助人,成绩不断提高,心态愈加阳光,参加镇里举行的“童心向党”节目展演还获了奖。

  为彻底改变小新的家庭面貌,黄国军反复奔走,先后帮助小新父亲解决了看病、住房、女儿工作等问题,并鼓励他承包土地、进城打工。如今,脱贫后的小新父亲精神焕发,经济收入和生活质量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为帮助林仙村11户建档立卡户找准穷根,黄国军走村入户,记录每家的耕地、住房、收支等情况,一户一户“量身定制”脱贫方案。为破除“等靠要”观念,黄国军和驻村第一书记在帮扶单位支持下,大力开展乡风文明建设,建成了扶贫文化墙、百姓大舞台、村民文化广场,开展道德讲堂,每年举办“好婆婆”“好媳妇”“致富能手”“脱贫先行户”评选……

  脱贫需要技术和智慧,黄国军和驻村第一书记组织开展技术培训,引导贫困户种植富硒南瓜200余亩、高山蔬菜100余亩;连续举办了5届南瓜节,吸引客商采购;成立了合作社,实施规模经营,扩大农产品市场……2019年,11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收入增加50万元,全部提前脱贫。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这位贫困山区的小学校长,4年如一日奔波在坎坷的扶贫路上。因工作成绩突出,他不仅受到群众的爱戴,还被评为济源“十佳扶贫先进个人”。(本报记者 李见新)

5、雷友胜:援彝“第一校长”

  8月30日,是四川省凉山州喜德中学开学的日子,初三(10)班班主任雷友胜早早等在班上。这是学生们初中生涯的最后一学年,也是他在喜德中学支教的最后一年。

  2018年5月初,为支援凉山打赢脱贫攻坚硬仗,四川省委决定新增派一批帮扶干部,对口驰援11个深度贫困县。达州市渠县土溪镇第二中心学校副校长雷友胜积极响应号召,主动申请到凉山州进行为期3年的综合帮扶工作。

  “学校缺什么科目老师就给我安排什么科目吧!”雷友胜被安排到近800公里外的喜德中学支教,一到学校他就向校长表态,希望能真正帮到学校所需。为了让雷友胜发挥所长,校长勒革瓦铁安排他上老本行生物课。一年后,因为各种因素,学校缺英语教师,正在勒革瓦铁犯愁时,雷友胜站了出来:“我来上英语课!”

  为了上好英语课,一有时间,雷友胜就刻苦钻研,请教有经验的英语教师;他积极营造班级学习氛围,搞演讲比赛,激励学生拼搏;英语课讲求“听说读写”,他一有时间就搞听写,并认真批改学生作业。一学期下来,凭借严谨的教学态度、科学的教学方法以及幽默的教学风格,他赢得了师生的高度认可,所带的两科教学质量也获得全县第二名的好成绩。

  喜德中学发轫于喜德县向荣区老武装部(文昌庙)向荣小学。这所1958年就创办的学校,也难逃贫穷闭塞带来的发展困境。

  “我们和凉山州外的学校差距太大,出去开会都觉得抬不起头。”勒革瓦铁说,前几年学校一度处于低谷状态,教师们也很自卑。但近几年,当地政府越来越重视教育,加上脱贫攻坚机遇,现代化的校园建起来了,校舍、功能室、教师周转宿舍等一应俱全,而师资成了显著短板。

  于是,雷友胜支教的第二学期,勒革瓦铁请他严查教师们的教学“六认真”。这其实是个得罪人的差事,但雷友胜认真监督,专门写了一份观察报告送给校长,并附上自己的建议。参考这些建议,喜德中学重新修订了教育教学常规管理制度,提升自身水平逐渐成了每一位教师的自我追求。

  2019年,四川启动实施援彝“第一校长”计划,进一步挖掘、发挥支教教师的优势特长,从教育综合帮扶队员中择优选任“第一校长”。当选喜德中学“第一校长”后,雷友胜同时负责学校办公室行政管理、当班主任、上英语课等多项工作,几乎是全校工作量最多的教师。

  今年5月20日,喜德中学校史馆开馆,从历史沿革到文化传承再到校友风采,62年的建校史跃然眼前。“我们这个校史馆,开了喜德县的先河呀!”勒革瓦铁骄傲地对记者说,这也是雷友胜主要负责策划和落实建成的,校史馆陈列柜里如今还放着雷友胜获得的“2019年全国优秀教师”奖章,“他就是冲锋第一、认真第一、奉献第一的‘第一校长’。”(本报记者 倪秀)

6、邹勇:鼓了村民钱袋子

  “这大学来的干部,能在咱村待得住?”两年前,长沙师范学院教师邹勇带队进驻玉溪村开始驻村第一书记生涯时,听到的更多是质疑。

  玉溪村地处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罗子山瑶族乡腹地,距县城足足85公里,属于深度贫困村。全村262户人家,近一半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当年人均纯收入不到3400元。

  “村民不脱贫,我决不回城。”邹勇说干就干,深入村组了解村情,收集民意。一年时间,109户贫困户他走了个遍,每到一户就塞给村民一张名片,反复交代“有困难,记得找我邹勇”。

  2018年5月24日晚11时,村民舒象立起床上厕所,不慎被毒蛇咬到,不久就出现了头晕、视力模糊的症状。万分焦急之时,老伴米大姐拨通了名片上邹勇的电话。来不及换下睡衣,邹勇与副队长刘冲一道,以最快的速度将舒象立送往最近的黄溪口镇医院,得知该院不具备治疗条件,他们又摸黑赶山路,到达辰溪县人民医院时已是第二天凌晨1点30分。由于抢救及时,老人脱离了生命危险。

  这场“生死救援”,让邹勇的名号在山乡传了个遍。赢得了村民的信任,他说话有人听,做事有人跟。

  “对面山上是235亩油茶园,隔壁山上是黄牛养殖产业试验示范基地。”眺望这些从无到有的脱贫产业,邹勇乐在心里。如今,玉溪村形成了“光伏发电+黄牛养殖+油茶种植”产业体系,村集体经济有了固定来源。同时,邹勇还建立了“玉溪村外卖”微店,售卖“玉溪牌”特色农产品;落实“以购代捐”校农合作协议,积极探索消费扶贫经验,激发村民脱贫致富内生动力。过去两年,长沙师范学院累计采购玉溪村及辰溪县各类农副产品价值近300万元。

  如今,玉溪村里有了“大米姐”牌稻米、“胖大姐”牌剁辣椒和“满哥”牌土鸡蛋,涌现了养鸡大户“志哥”舒有志、养蜂达人“蜂一郎”舒有忠、“玉溪牛倌”陈昌良等一批致富带头人。2019年,该村集体经济收入由2017年不足3万元增加到7.2万元,人均纯收入达到9499元。同年,邹勇被评为湖南省年度“最美扶贫人物”。

  繁重的扶贫工作没有让邹勇忘记自己教育人的身份。按照“扶贫与扶志、扶智同步推进”的思路,他充分发挥后盾高校长沙师院优势,开展教育精准扶贫。在他的努力下,长沙师院与罗子山瑶族乡学校结对子,实施了“体育美育浸润”行动计划,开展了对口支教,还设立了玉溪村爱心助学金,对品学兼优、家庭困难的学生提供资助;在村里,邹勇牵头开办了“乡贤讲堂”,开展了“扶志、扶智、扶心”系列活动,无形中提高了村民的整体素质;今年8月,一栋集学习、娱乐、展示、成长等功能于一体,全面服务农村儿童特别是留守儿童的“新苗儿童之家”在玉溪村竣工。

  “‘办小事、办实事’是我们邹书记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如今的玉溪村已实现整村高质量脱贫摘帽,贫困发生率从建档立卡之初的47.6%降至0%,村里有了产业,村民的钱袋子鼓起来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玉溪村党支部书记米久发说。(本报记者 阳锡叶 通讯员 屈晓军 邓东京 肖骏毅)

7、王野:甘当“助农咨询台

  站在海南省五指山市南圣镇南圣上村,举目四望,青山环抱。

  “这么好的地方,不该被贫穷困住!”出身农村,海南省农林科技学校畜牧专业教师王野深知走出大山、摆脱贫困是村民们世世代代的梦想。

  “农民们因为没有专业知识吃过不少亏,当老师传播知识,可以从根本上帮助农村孩子改变命运。”怀着这样的信念,1998年,王野放弃了在城市水产场担任技术骨干的机会,选择从教,一干就是22年。

  2008年,学校成立“村官班”,王野的教学对象由学生扩大至村干部、村民,课堂也由教室扩展到田间地头。从上第一节“村官班”课程开始,他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在黑板上,对村民说:“有事欢迎咨询,这个电话就是你们的‘助农咨询台’。”

  为了这句承诺,王野十多年未换手机号,24小时开机,随时为村民服务。缺氧、水温不稳定等水产养殖突发情况易出现在夜晚,他在睡梦中接到村民的咨询电话是常事。

  一天夜里,王野被五指山市番阳镇一位贫困户的电话惊醒。电话那头火急火燎:“王老师怎么办?我起床巡视时,发现一口鱼塘里的鱼莫名其妙死了一两百斤,不找出病因,怕另一口鱼塘的鱼也保不了,请您帮帮我!”

  王野远程指导村民观察鱼塘、岸边并拍摄视频,经过分析水位、水色、岸边情况,他判断鱼苗是因高温缺氧而大量死亡。“增加水位,减小鱼塘温差,施肥改善水质。”按照王野的“处方”,村民及时处理了鱼塘状况,没有造成更大损失。

  多年坚持,找王野“问诊”的村民越来越多,不管认识不认识,王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要问他五指山哪里好玩他不知道,但是你问哪个村子怎么走他一清二楚!”海南省农林科技学校副校长陈晓明说,王野周一至周五在学校上课,周末送技术下乡,随时接听村民电话,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十多年来,他走遍了海南中部黎村苗寨,从学校通往各村的路先是柏油路,走着走着就成了砂石路,有的地方甚至没有路,王野全凭经验“导航”。

  为了增强农民创业致富的信心,王野还积极引导农民成立专业合作社。短短5年,他先后带头建立并管理校外3个农业种养产教融合实训基地——农商旅一体化实训基地、六弓鹅养殖实训基地、五指山猪生态养殖实训基地,通过产教融合模式,让学校师生和农民在基地里学习现代农业生产技术,提高农业人才培养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乡村振兴需要农业专家,农民致富需要指导者。”王野说,走了这么多村庄,更能深刻理解助农扶贫的不易,“从我的电话写上黑板的那一刻起,我和村民们的师生关系就只有开始,没有结束,我的课随时开讲,随处都是我的教室,‘助农咨询台’会一直持续。”(本报记者 刘晓惠)

(责任编辑:曹建)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