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育人是我的第一职责”

2011-04-25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数学老师,在过去这是很正常的情况。”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姜伯驹说。去年教师节,全国10位教师获得“全国教书育人楷模”荣誉称号,姜伯驹教授就是其中之一。近日,北京大学举办“姜伯驹院士教育教学思想研讨会”,让人们有机会感受这位楷模的人格魅力。

坚持50年,学生作业亲自批改

1957年毕业留校后,姜伯驹就一直奋斗在教学第一线。在他看来,教书育人比自己出成果更重要。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段海豹介绍,现在数学教学中很多老师认为把逻辑讲清楚了最重要,“但是姜老师不仅把数学看作自然科学,还把它看成一种文化,因此,他除了讲数学中的逻辑外,还注重传达数学中的精神,比如独立思维能力等”。

对此,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2009级硕士生林剑锋深有感触。

“第一次听姜老师的报告是大三时,姜老师的报告有两个小时,是我第一次能听下来的专业报告。”林剑锋说,北大经常有讨论课和讲座,不少老师上来以后只作简单的讲解思路就出现大跨越,很多学生完全不知其意。但是,姜老师的报告从最基本的概念一个一个讲起,再深奥的理论也能深入浅出地讲解清楚。

在很多学生眼中,姜伯驹是学院中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最令他们感动的是,姜老师身为中科院院士,仍坚持亲自批改学生作业。“只有这样,才能从中找出共性问题,真正了解学生的弱项究竟在什么地方,再来调整改进教学内容。”姜伯驹说,亲自批改学生作业,这个习惯他坚持了50年。 

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杨河说,这些年我们的师德建设遇到了很大压力,在社会转型、网络信息建设发展非常快的情况下,教师队伍出现浮躁之风。因为科研成果与职称评定有关,一些老师重科研不重教学,出现了教学质量下降的现象。但是,姜伯驹一直把教学放在极为重要的位置,坚持给本科生上课,在当今更是难得。

最大成就感是看着年轻人成长

姜伯驹把教育学生看得很重,但他在科研上的态度更加谨慎和科学。

姜伯驹长期从事拓扑学研究。上世纪60年代,他在不动点理论中Nielsen数的计算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所创的方法在国外被称为“姜子群”、“姜空间”。1978年以后,他将不动点理论与低维拓扑学结合起来,全面解答了已有50年之久的“尼尔森不动点猜测”。1983年,姜伯驹成为当时北大最年轻的教授。

取得如此突出的成绩后,姜伯驹并没有急于出书立传。“姜老师的关于《同调论》的论述早在1994年就已经非常完整了,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修改、完善,直到近两年才发表出来。”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副教授包志强说。

“我首先是一名教师,其次才搞一些研究”。这是姜伯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始终强调,他的职业是教师,“育人是我的第一职责”。他站在数学讲台前,最大的成就感就是看着年轻人成长。北大数学科学学院集体完成的《数学基础研究与人才培养基地建设》,获得国家教学成果特等奖,他为有自己的一份贡献而自豪。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姜伯驹培养了数十名硕士和博士。在他的影响和帮助下,一批学生在低维流形方面已取得好成绩,有的已开始崭露头角,成为我国低维流形研究的骨干力量。姜伯驹为此所作的努力,得到国际上许多数学家的赞赏。

“数学系不应只培养数学家”

段海豹说,过去数学界有个误区:数学系就是培养数学家的,但在姜伯驹看来,数学系不应只培养数学的专门人才,还要为学生将来的去向、个人的成长考虑,要培养一大批“有数学修养,并且将数学用于国民经济各行各业中去的人才”。

为了促进数学的发展和应用,姜伯驹曾牵头联合14个院校参加原国家教委“面向21世纪数学类专业教学内容与课程体系改革”项目,主持了北大数学科学学院的教改工作,把数学系和概率统计系整合起来,组建了科学与工程计算系和信息科学系,成立了数学科学学院。

后来,鉴于数学和金融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姜伯驹又牵头在北大数学科学学院成立金融数学系。姜伯驹希望中国的数学能够达到这样一个境界:自然科学界、工程技术界、生物医学界,以至社会科学界的人都能比较多地了解数学。另外,很多在数学系受过很好数学训练的人也能进入其他领域。

姜伯驹同样关心中小学的数学教育。他说:“中学阶段是人发展最快的时候,在这段时间里限定孩子这个不准、那个不准,学生的智力发展会受到限制。其实,学生的智力发展是框不住的。”

他倡导“通过数学培养国民素质”。姜伯驹认为,我国传统文化和社会风气都较重经验轻理论。因此,数学教育担负了理性文明和科学精神启蒙的使命。数学能够训练出其他学科所需要的清晰思维。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宋成龙)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