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学校没了学生,但我不能离开”

2019-09-16

  在西北戈壁荒漠中,有一块戈壁滩尤为特别,它表面的砾石呈深黑色,雄浑苍莽,人们称之为“黑戈壁”。

  车行这一带,远眺,隐约可见横亘的山脉像马鬃一样飘逸,山体都不太高,似竞相奔跑的小马驹。

  这个地方叫马鬃山,是甘肃省肃北蒙古族自治县管辖的一块“飞地”,也是甘肃省唯一的边境乡镇。

  镇上唯一的学校——马鬃山小学校舍是一座颇为漂亮的三层小楼,年过半百的苟旺正是这里仅有的两名教师之一。

  “马鬃山镇小学已经连续6年没有招收到新一届一年级学生了,仅剩的两名学生也在去年毕业去了县城上初中,空空的学校里只留下我和另一位老教师妥兵德。”苟旺正告诉记者,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不少牧民逐渐改变了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告别草原,举家搬迁到肃北县城或临近的酒泉市区。

  1985年,23岁、从陇西师范学校毕业的苟旺正来到马鬃山镇小学,一教就是34年。

  34年来,苟旺正见证了学校从他刚来时漏风漏雨的土胚房,到搬进砖瓦平房,后来2005年国门学校落成,再后来,2014年,一栋具有蒙古族特色的三层教学楼拔地而起,先进的教学设施设备也一并搬进了新教室。

  多年来,苟旺正经常是学校无人带的班自己带,无人上的课自己上。除了教学工作以外,还有学校教务、行政、督导等许多工作,紧张、繁忙,加班加点是常有之事。苟旺正还根据班级实际、学生特点,结合时代要求,设计、组织班级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

  34年寒来暑往,由于早些年不通电,苟旺正用坏了两三个用来播放铃声的喇叭,用轻快的音乐铃声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

  几十年如一日的付出,使他赢得了学生的爱戴、家长的认可。“苟老师,您辛苦了。”“苟老师等放暑假我一定会来学校看您。”苟旺正办公桌的抽屉里存着学生们写给他的小卡片,看得出来,他将这些字迹稚嫩又感人的小纸条保存得很好。

  如今,尽管学校没了学生,但苟旺正的生活习惯没有变。“学校没了学生,但我不能离开,说不定哪一天,还会有学生来。”苟旺正仍然每天早上6点起床,准时打开校门,认真检查各项设施设备情况,保持教学楼里楼外整洁美观。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本报“万里边疆教育行”甘肃报道组成员:郑芃生 王强 黄鹏举 项佳楚 通讯员 张强 王泉林)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姚振)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