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播下一粒科学的种子”

2020-05-06 来源:《中国教师报》

  奇妙的3D眼镜、会动的电视图书、能变色的卡片……一场别开生面的科普讲座正在线上举行。

  “今天学习了许多没有接触过的知识,特别佩服您不断开发的有趣教材,尤其是对创新的理解,很喜欢听您讲课。”广州市天河区宝翠幼儿园教师黄思敏由衷地说。

  疫情期间,这样的科普讲座已经举行了30多场,谁都没有想到,讲座的主讲人是一位86岁的老人。

  1995年退休至今25年,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秦兆年只做了一件事:科普教育。这位拥有7项科普国家专利的老教授,即使在疫情期间也没有停下脚步,为了在线讲好课,他专门购置装备,使科普教材的展示效果清晰,动画效果更逼真。

  “只要能做事,就要继续做下去。”不服老的秦兆年说。

  活到老,研究到老

  最近这段时间,秦兆年有点忙。

  从2月9日至今,白天很难联系到秦兆年,因为他一般都在线上讲课。

  “讲座平均一天3场,平均一场一个小时。”秦兆年的忘年交兼助手余峻才告诉记者。而且秦兆年全程都是站着讲课,在这个当了几十年教师、站了几十年讲台的人看来,站着讲课是“对教育的尊重”“对学生的尊重”。

  “虽然86岁了,但他看起来仍然精神矍铄、红光满面,在和我视频的50分钟里一口水没喝。86岁还对教育事业孜孜不倦,不断创新探索,让人动容。”这不仅仅是宝翠幼儿园园长郭芷君一个人的感受,也是许多听过秦兆年讲座人的共同感受。

  “真希望秦教授的科普教育能惠及草原上更多的孩子。”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电化教育馆教研员梁凯华说。

  3月10日,在为重庆开州南雅小学教师王光芬进行科普讲座时,秦兆年的讲座引起了在读大学生、王光芬弟弟王胜的兴趣。

  “秦教授的科普讲座里运用了许多新技术,能让学生对所学的东西更有兴趣,做到学与玩的结合。”10天的讲座听下来,王胜打算返校后,组建大学生双创团队和志愿者服务队开展科普公益活动。

  王胜口中的新技术就是秦兆年自创的“创新光动媒科技”。研究了一辈子的光学投影,秦兆年充分利用计算机多媒体、电视媒体、幻灯投影媒体,自己编制出一套科普教材和器材。

  “所有的讲座都是免费的,教材也都免费赠给了学校。”余峻才无比感慨。

  80多岁还搞科研?在别人看来似乎有点天方夜谭,但在秦兆年这里,科普是一辈子的事业,不管退休与否,他都想在孩子的心里播下科学的种子。

  “花最少的钱,做最好的教育”

  退休后不安度晚年,为什么四处奔波做义务讲座?

  这是秦兆年被问的最多的问题。

  显然,一句“闲不住”难以回答,这源于秦兆年心中浓浓的“教育”情结。

  1993年,彼时的秦兆年在华南师范大学任电教系副主任,一次去四川万州给大家做培训,当他讲起投影,用动画图片进行演示,引起了当地教师的强烈反响。

  “我们这里落后,你可是第一个来我们这儿做报告的专家啊。”听到教师们的话,秦兆年决定:自己退休后不干别的,就搞扶贫,推广科普。

  许多贫困地区虽然有投影教学设备,但因为没有配套教材,教师也不会使用,多被闲置。秦兆年想起了自己家里的上千张投影幻灯片和历史资料,与爱人搞起了创新光动媒技术的研究。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变废为宝’,让这些闲置的投影教学设备继续发挥作用。”

  “花最少的钱,做最好的教育。”在秦兆年看来,“光动媒”与皮影戏的原理是相通的,就是用一张胶片制作出高质量的动态教学软件,使枯燥的课堂变得生动活泼起来。

  一张只需要两毛钱的胶片,通过投影仪就能生动地展示水分是怎样被吸收的,花粉是怎样传播的,同时还可以模拟电流的流动、声音的传播、血液的循环、工艺的流程和机械的运动……秦兆年还创新改造出即投即显一体机,既可以安装在“触控一体机”上使用,又可以安装在“电脑大投影设备”和“电视机”上使用,实现了“一物三用”。

  每到一处讲座,秦兆年总能被孩子团团围住,他们都对小小的胶片充满了兴趣。

  奔赴乡村开展志愿讲座,改变的不仅仅是当地的师生,还有村民。

  一些地方有赌博的风气,秦兆年就向警方借了一批被收缴的麻将,利用光折射原理,把赌徒作弊的过程还原出来,村民们恍然大悟。

  秦兆年说,村干部告诉他,这样的课堂效果“比100次反赌博讲座要强”。

  25年的退休时间,秦兆年夫妇曾先后10次赴西部地区、100多次赴革命老区、贫困地区支教帮扶,总计讲学、培训和展示活动达1500多场次,听众达10万余人。

  庞大的数字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辛苦。老两口自己坐火车,挤公共汽车;老伴腰腿不好,没法蹲农村的厕所,走到哪儿他们都随身带着一个厕所架。

  但秦兆年“乐此不疲”,他告诉记者,自己最近的一次外地讲课是2018年的广东梅县之行。

  “虽然路途辛苦,但当地幼儿园的孩子、家长都跑去听了。”那一刻,秦兆年感觉很幸福。

  “没有过时的媒体,只有不恰当的运用”

  科学课不好上,甚至一度被取消。

  但在秦兆年看来,科学课没有想象的那么难,科学要接地气,要成为学生听得懂、看得见、摸得着的学科,科学教师要学会动脑筋,让课堂活泼生动起来。

  这一点,秦兆年自己就是最好的示范。

  1995年退休后,为了推广科普教育,秦兆年投入10多万元退休金购买电脑多媒体设备、照相机、摄像机、扫描仪、打印机、刻录机等,把家里当成了科研基地。

  在秦兆年的家里,除了睡觉的床,其他空间都是展示教材教具的地方,如同一个小型陈列馆,有珍藏的各种幻灯片,也有他自制的光动媒教材实物,还有各种小发明,如动感有声点读笔,趣味显像卡,纸上动画书,故事机,电子积木……这些都是他退休后发明创造的。

  “他发明的许多教具适合乡村学校的教育,使用简便,能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和科学探究精神。”王光芬说。

  在秦兆年的概念里,从来没有过时的媒体,只有不恰当的运用,这是“人的问题”。

  人立住了,事儿自然就成了。

  2019年3月5日,秦兆年被中宣部等16个单位授予“全国学雷锋最美志愿者”称号。同年3月,秦兆年立德树人工作室正式获批成立。

  面对各种荣誉,秦兆年说:“屠呦呦85岁了,我还不老,我不要奖项,不要报道,只希望把中国教育传统传承下去。”

  秦兆年告诉记者,他还有下一个“十年计划”——继续培养农民工子女成长成才;继续帮助农村教师提升科学素养,因为“贫穷不能代际相传”,他就要做那个科学教育的播种者。(本报记者 康丽)

(责任编辑:姚振)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