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首席教师,把乡村教育的光点亮

2020-06-11 来源:《中国教师报》

  “以前只听说过首席律师、首席执行官,还是第一听到首席教师这个词,给我一种高大上的感觉。”河南省濮阳县白堽乡第一初级中学教师李秀芳怎么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自己还成了“乡村首席教师”。

  “第一感觉是高兴,国家设立乡村首席教师是教育理念的创新,在一定程度上能改变乡村中小学的教育模式和教育方法,形成优质教育资源的最大共享。”陕西省岚皋县大道河镇大道九年制学校教师邱爱强毫不讳言自己的激动。

  2019年5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中西部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岗位计划试点工作的通知》,启动实施中西部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岗位计划,安徽、河南、陕西、甘肃为首批试点省份。

  一年时间过去了,3000多名乡村首席教师正如一颗颗教育的火种,成为脱贫攻坚的中坚力量,点燃乡村的文明之光。

  就是要选拔出乡村教育的“领军人才”

  在乡村中小学设置“首席教师”?

  许多人得知消息的第一感觉是“惊喜”。

  但在惊喜之余,安徽省教育厅师资处处长朱玉华还有点“担心”。

  “副高以上职称才能申报首席教师,可能有一些教师评上高级职称后,专业发展的内生动力不足,特别担心报名不踊跃,难以选拔出领军人才。”朱玉华告诉记者。

  让朱玉华没想到,教师报名如此积极。

  “我已取得高级职称,年龄也快50岁了,本来就想在退休前守好、干好自己的小学语文课堂。但现在有了机会,能在更大的范围内发挥余热了,想着都激动。”安徽省寿县三觉学区参选教师姚传香在递交申请时这样说。

  “自己都45岁了,取得高级职称后本想着以后没有发展空间了。现在国家推行乡村首席教师制度,就是在告诉我们乡村教师,不要也不能停止自己成长的脚步。”安徽省寿县三觉学区参选教师杨凡俊说。

  “那一刻,我感受到老师们为乡村教育发展终身奉献的初心未改,激情犹在。”朱玉华说。

  抽选题目、讲课答辩……与以往不同,首席教师岗位设置侧重语文、数学、英语学科,面向县域内中小学教师公开选聘。

  “最令我感动的是这次乡村首席教师选聘打破了教师专业发展道路上的‘官本位思想’。参加选聘的乡村教师大多是在区域内具有一定课改影响力,能让校本研修和联片教研有机融合的一线优秀教师。”河南省濮阳县子岸镇中心校首席教师史俭明告诉记者。

  而这正是国家为什么在中西部乡村中小学设立首席教师岗位的原因——支持首席教师大胆探索,创新教育理念、教育模式和教育方法,形成教学特色和办学风格,鼓励他们成长为当地基础教育领军人才;发挥他们的示范引领作用,带动当地乡村教师提升教育教学水平,进而提高中西部乡村教育质量。

  更重要的是它传递出一个信号:国家高度重视乡村教育。

  正如河南省濮阳县习城乡南五庄中心小学首席教师李双景所说:“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岗位的设置,体现了国家对乡村教育的重视,感觉乡村教师迎来了又一个春天,乡村的孩子更有希望了。”

  让“首席教师”资源活起来、动起来

  3000多名“首席教师”选拔出来了。

  面对这样的“荣誉”,“首席教师”们在兴奋的同时备感压力。

  “这是一项光荣的使命,感觉到压力很大,因为自己作为引领示范带头人的政治素养、业务能力还远远不够。”陕西省岚皋县上溢小学首席教师周泽凡坦言。

  为了让首席教师尽快进入角色,各地出实招、硬招,为首席教师量身定制培训方案。

  记者了解到,河南省教育厅专门将首席教师计划纳入当地教师队伍建设规划,优先安排参加各级骨干教师提升培训,并将其作为各级名师的重点培育对象,为其个人发展和梯级攀升、帮带当地乡村青年教师提供专业帮助;在各级评优评先时向首席教师倾斜;从县城城区(含城关镇)选聘的首席教师,到乡镇开展工作可视同参加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同时要求试点市、县在培养培训及工作室建设等方面给予一定的政策和经费支持;保障好首席教师食宿等生活条件。

  陕西省教育厅则将首批首席教师列入苏陕协作范围,开展高级研修,引导和激励首席教师更好服务乡村教育。在安康,当地还通过国培计划、省级培训项目和市级域外培训项目开展首席教师培训,将首席教师与省市县三级名师、学科带头人、教学能手的骨干教师队伍建设相结合,实行“骨干团队+首席教师”形式,为首席教师开展工作提供支持。

  而在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人数最多的安徽省,各地都在加强专业支持,通过建设名师工作室压实首席教师培养、指导青年教师的责任。比如安庆市制定乡村首席教师工作室三年发展规划、年度工作计划、工作室成员培养方案。六安市依托市教科院、名师工作室加强对首席教师的专业支持和培养。滁州市定远县为首席教师所在学校提供不少于3000元工作、科研经费。

  不仅如此,考虑到首席教师涉及众多乡镇、众多学校,为了让所有首席教师有效开展活动,真正辐射所在乡镇,而不局限于设岗校,各试点地区都在创新机制盘活“首席教师”资源,力图发挥其最大效力。

  安徽省寿县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但就是这样一个农业大县,以学区为单位创新打造教育教学科研共同体——学区首席教师工作室。全县遴选确定101名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初中48名、小学53名),组建了24个首席教师工作室,由县教体局授牌,统一冠名为“寿县乡村学区中小学首席教师工作室”。

  尽管财政不富裕,但寿县专门设立首席教师工作保障经费,县财政按每人每年5000元标准列入预算;首席教师工作室的经费限定在3年4.5万元的上限内按实际费用开支。

  “我们不怕花钱,就是要通过工作室发挥首席教师的示范、引领、辐射、带动作用,推动学区整体教育教学高质量发展。”寿县教体局副局长张士毕说。

  教育扶贫,我们有“专业自信”

  去年8月,濮阳县中小学首席教师接受了一次特别的培训。

  所有的首席教师分为语文、数学、英语三个工作坊,开始了一场魔鬼式训练。

  小组制定初次培训方案—方案展示—教授点评指导—修改方案—展示方案—教授再点评指导……直到每组学员都制定出一个完整的培训方案为止,7天的时间里,每一位首席教师都经历了一次蜕变式的成长。

  “乡村教师首次当培训师,几乎每天晚上熬夜到12点,小组讨论培训方案,大家毫无怨言。在学校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大家学习探讨、争执、研讨的身影。直到现在,这些情景都感动着我。”濮阳县文留镇东王庄小学首席教师王爱红由衷地说。

  正是在这种“高强度”的培训赋能之下,这些首席教师开始拥有了前所未有的“专业自信”,为改变一方教育生态努力着,收获着。

  甘肃会宁是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县,乡村学校点多面广,工作和生活条件差,33位首席教师分布在14个乡镇,占乡镇总数的50%,已经成为本土教育的“引领者”“造血者”。

  “他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发挥带头引领作用,着力推进本乡镇青年教师专业成长,促进了全县乡镇教育教学及班级管理等各项工作整体水平的提高。”会宁县教育局负责人介绍说。

  身在乡村,就意味着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2020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作为首席教师,更是脱贫攻坚的重要力量。

  在濮阳县徐镇镇昆吾社区小学首席教师杨承看来,乡村首席教师在脱贫摘帽的扶贫工作中彰显出的是平时教学能力外的担当。“作为学校的主干力量,首席教师都在为教育扶贫不漏一人不断认真付出着,尤其是对所任班级建档立卡户统计和数据上报的过程中,在与家长的深度沟通中”。

  “在扶贫攻坚工作中,每一位首席教师都有明确的时间表、路线图和责任项目,尤其是针对贫困生和学困生的学情,他们研究更有针对性的教学模式,利用节假日等时间义务提供家庭教育课堂服务,家校共育全力提高乡村教育质量,举文明之火照亮孩子的心灵,为教育扶贫提供人才和智力支撑。” 史俭明告诉记者。

  毋庸讳言,这一点已经成为共识。

  “从长远来看,乡村首席教师能积极创新与振兴乡村教育,真正实现‘扶贫先扶智、治贫先治愚’。”说起这一点,陕西省岚皋县石门镇铁佛中心小学首席教师包芳对自己的使命深信不疑。

  让更多教师成为乡村教育家

  问题与成绩向来伴生。

  一年时间过去了,中西部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岗位计划在取得实效的同时,也面临着一些难题。

  比如,首席教师岗位缺乏足够的保障措施,缺少对城区骨干教师、名师的吸引力。与现行教师编制岗位人事政策的衔接还需要更加顺畅,一些地方受聘的首席教师有“岗位”之名,而无“岗位”之实,影响教师对首席教师岗位的期待。

  “我们很期待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进一步推广,这不应该是某一地区的特色,而应成为全国、全社会的关注点。‘首席教师’不只是称谓上的‘高大上’,而应成为乡村教育的‘领头雁’,成为乡村教育的‘决策人’,成为乡村教育的‘改革先锋’。”陕西省岚皋县城关九年制学校首席教师范琼表示。

  事实上,这也是3000多名首席教师的呼声——

  建议为首席教师制定专项补助政策,用切实提高的经济待遇匹配首席教师岗位较高的工作要求,吸引农村骨干教师留在农村,吸引城区骨干教师、名师向农村流动,让首席教师有获得感。

  建议制定乡村首席教师聘用办法,明确岗位职责,建立首席教师培养培训制度,用好管好首席教师;为各乡镇已有的名师工作室、学科带头人工作坊和教学能手工作站以及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之间牵线搭桥,一对一或一对多建立帮扶关系,不断提升乡村教师教学素养和业务能力。

  建议教育行政部门会同本级人社、财政等部门建立健全首席教师工作经费保障和绩效考评激励机制,落实与乡村首席教师工作量相应的工作待遇,以及在本地区开展教科研活动的相关经费,进一步调动并激发首席教师工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这就是试点工作的意义,这些宝贵的呼声和期盼已经成为接下来推广完善中西部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岗位计划宝贵的意见。

  “接下来,我们要会同有关部门加大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岗位计划试点工作政策配套力度,破解机制体制障碍,将首席教师与各级各类教师体系建设有机结合,纳入国培项目,为首席教师营造良好的工作氛围。”教育部教师工作司负责人介绍说。

  “期待在首席教师的引领和影响下,乡村教师都能真正成为乡村学生成长成才的指路灯,都能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乡村教育家。”寿县堰口学区管理中心主任杨光俊说。而这,也是3000多名“乡村首席教师”的理想。(本报记者 康丽)

(责任编辑:姚振)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