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栏

山乡娃儿的“鼎哥”

2010-09-23  来源:《中国教育报》

  ■本报记者 刘磊

  个子不高、微胖身材,说到和学生相处的趣事,就咧嘴“嘿嘿”地笑……四川省平武县南坝镇中学教师任维鼎给记者留下的印象是“憨厚、淳朴”。

  2008年汶川大地震,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学生和老师,8岁的女儿因错过最佳救治时间,留下终身残疾;学校灾后重建,他再次冲锋在前,饱含激情地投入到复课、教学和班主任等工作;在中国最基层的乡村教育,他已经坚守20多年。

  “我离不开山乡的娃儿们”

  1989年,任维鼎从绵阳市江油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平武县坝子乡金宝小学任教。刚满19岁的他,本还是个大孩子,但已经成了山区小学生们的孩子王。

  那是一个不通公路、信息闭塞的山村,学校6个年级,100多个孩子。“教室是几间摇摇欲坠的瓦房,从山脚走到学校要两三个小时。”任维鼎对学校的艰苦环境记忆犹新。

  他一开始接手的是五年级学生,担任班主任并“包班”上课。“包班”,就是一人承担起语文、数学、音乐、体育、自然等所有科目的教学工作。把学生带到六年级毕业后,他又从一年级学生教起,同样是“包班”。

  刚开始教书的艰苦与清贫,一度也让任维鼎泄气。当时正值商品经济浪潮冲击农村的年代,平武县许多人开始做生意。“好的时候,人家一天赚的钱抵得上我们教师一年的收入。”

  收入的巨大差异让任维鼎心生不平,“为什么同样是付出辛勤劳动,教书和经商的差距就这么大呢?”一度,他还萌生了辞职的念头,但最后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那里的孩子们太懂事、太淳朴了,我不忍心离开他们。”任维鼎说起了当年学生们对老师发自肺腑的尊敬和爱戴:每天早晨,学生们会主动把开水端到老师桌上;宿舍菜吃完了,第二天便有学生把家里带来的新鲜蔬菜,偷偷放在门前;老师一旦生病,学生们都会抢着在病床前照顾……

  在任维鼎看来,和孩子们在一起,就是一件很愉快、很单纯的事,于是,他选择继续留在学校,留在最需要他的基层教育岗位上。

  到金宝小学任教3年后,任维鼎因为教学成绩突出,调入响岩乡平驿小学任教。这期间,他利用空闲时间参加自考,获得了专科文凭。又过了3年,他申请去了响岩乡中学,在那里任教8年后,30多岁的他再次调动,到了南坝镇中学,并坚持至今。

  “20多年,我都在山区学校教书,离不开这里的娃儿们。看到他们一个个能学到本领、走出大山,我们当老师的再苦再累都值得。”任维鼎说。

  “学校受灾,我要和大家并肩战斗”

  2008年汶川大地震,是任维鼎等许多南坝中学老师心头挥之不去的伤痛。大地剧烈震颤的刹那,他正在操场上,组织学生参加体育测试。

  “不好!地震了!”反应过来的他立即奔向宿舍楼,和值班老师一起大声呼喊还在午睡的学生,组织他们向操场疏散。

  当学生们陆续撤离到了操场,任维鼎突然想起教学楼三楼供电房里还住着班上3个学生,而此时,教学楼一、二楼已完全塌陷了下去!

  顾不得自身安危,任维鼎立即向教学楼废墟冲去。他大声呼喊废墟下学生的名字,终于听到他们的回应。“不要慌,要镇定,老师一定会救你们出来的。”任维鼎一边安慰学生,一边拼命用手刨挖砖头。这时,其他几位老师带着群众也赶了过来,他们找来钢钎、木棍,几经努力,终于救出了3个学生。

  “教师宿舍废墟中还埋着两位特岗老师!”不知是谁在呼喊。任维鼎又一次冲进废墟中,奋力拨开废墟中的残砖断瓦,经过争分夺秒的搜救,两位特岗教师也得救了。

  忙完了学校的几处救援,刚缓过劲来的任维鼎猛然想起南坝小学的女儿,而此时距离地震已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任维鼎立即飞奔到南坝小学。学校校舍已经全部倒塌,正在读三年级的女儿被重重地压在废墟下,无法动弹。“你怎么才来啊!”妻子责怪着任维鼎。心急如焚的他一边呼唤着女儿的名字,一边拼命刨砖头。终于,在好心人的协助下,女儿被救了出来,但因为耽搁了时间,他的女儿左脚严重拉脱,加之感染,最后被迫截去4个脚趾。

  然而,刚陪女儿做完第一期手术,任维鼎又出现在了学校,帮着清理废墟、抢救物资。校长让他多陪陪女儿,他说:“女儿有党的照顾,有医院的照顾,学校遭受了这么大的灾难,我要和大家并肩战斗!”

  暑假里,任维鼎主动报名参加了护校队。他和十几位留校的老师,白天顶着烈日从废墟中抢救教学设备,搬运救灾物资;晚上轮班巡逻,守看帐篷里的物资。有一天夜里突降暴雨,突发的山洪冲进板房教室。任维鼎惦记着教室里的物资,立即翻身起床,叫醒老师们,一起用盆子把灌进教室的洪水一点点舀出去。

  “要真诚对待每一个学生”

  教书育人20多年,任维鼎也当了20多年的班主任。他摸索总结出了自己的带班心得。“要真诚对待每一个学生,但具体的操作措施却可以因人而异。”

  有一段时间,班上学生都迷上了看“街摊小说”,上课时也偷偷地看。任维鼎把几名成绩较差的学生叫到办公室单独进行说服教育,而对几名班干部却在全班点名批评。

  班干部们感到委屈:“为何犯同样的错误,老师却有偏袒?”任维鼎说:“既然是班干部,理应起好带头作用,所以要更加严格要求,犯了错误,自然就要获得更加严厉的处罚。”

  不仅如此,在学生犯错误的大小上,他也区别对待。“如果学生打架、抽烟,我不会劈头盖脸一顿痛斥,而是很有耐心、和颜悦色地给他们讲道理;相反,如果学生因为懒惰、粗心犯了哪怕是丁点小错,我就会特别严厉。”任维鼎认为,当学生犯了大错时,他内心其实已经意识到错了,老师只需讲道理,就能达到效果;反倒是很多小错,学生们并不以为然,如果不严格要求,最终可能酿成大错。

  任维鼎对学生思想教育的方式充满了“艺术”,对学生们的关心也饱含真情。用妻子的话说就是:“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扑在学生身上了,女儿都没有时间管。”

  每天早上7点半,任维鼎便来到班上,带领学生做早操、晨读;晚上10点以后,他还在学生宿舍,监督他们按时就寝。

  任维鼎对学生们的真诚关心,让学生和他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学生们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跟他说。私下里,学生们还叫他“鼎哥”、“老任”。“任老师课堂上显得很严肃,对我们严格要求,但课后的他又像变了一个人,跟学生打成一片,耐心解答我们各种困惑。”有学生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新的南坝中学建好后,任维鼎担任了学校教导主任,有关学校的事务多了起来。任维鼎便忙着所有老师的排课编班、青年教师的培训、校园文化建设以及各种文字材料的收集整理工作。“他一忙起来就不要命,晚上经常加班到两三点。”妻子心疼地说。

  而每次面对妻子的嗔怪,任维鼎都憨憨地一笑:“学校现在正处于恢复重建的关键时期,不能因为我工作的失职,拖了全校师生们的后腿啊。”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陈思怡)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