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栏

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新的里程碑

2014-09-07  来源:《中国教育报》

  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决策,是一个内外沟通、上下磨合的螺旋形上升的设计过程。

  记者:本次《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是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的,在这么高规格的会议上讨论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属罕见。您认为这本身传达了什么信号?

  谈松华: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的颁发,标志着我国教育考试招生制度新一轮的改革开始启动,教育综合改革也迈开了新的步伐。这是教育界和社会各方面多年期盼的一件大事,也是理论界和实际工作部门长期探索建言、终于形成的一项高层决策。

  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关系多方利益,涉及各级各类教育,牵涉多个政府部门,特别是多年改革收效甚微,改革极其复杂,难度很大。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颁布后,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提上重要议程,在国家教育改革领导小组的部署及其办公室的组织下,开展了历时一年多的系统调研,围绕“高中学业水平考试”、“考试分类”、“考试科目、内容和形式”、“命题组织”、“高校自主招生”、“招生名额分配”、“异地高考”、“艺术体育类学校考试招生办法”等16个专题进行调研,听取多方面意见,形成了专题报告。

  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决策,是一个内外沟通、上下磨合的螺旋形上升的设计过程。这个过程是从教育系统扩展到全社会,并上升到国家决策层面,由中央政治局做出的重大决策。这充分体现了坚定推进改革的国家意志,反映了体察民情民意的亲民情怀,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已经成为国家全面深化改革战略部署的重要组成部分,必将开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和教育综合改革的新局面。

  记者:本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有何时代发展背景?如何理解推进这项改革的紧迫性?

  谈松华:进入新世纪以来,知识经济迅猛发展,我国经济社会和教育发展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主要表现为:从生存型社会向发展型社会的转变,人们对优质教育的需求激增,高考招生制度不能适应一般性竞争向结构性竞争的转变,即从进大学的竞争向进优质大学的竞争转变。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人才需求呈现多样化,过于划一呆板的高考招生模式越来越不能适应市场变化对人才多样而灵活的需求。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向大众化教育的转变,高考招生制度不能适应不同类型高等学校人才选拔的要求,改革势在必行。

  考试招生制度是国家基本教育制度。以什么样的标准选才?怎样选才?这不仅直接影响教育质量,更为教育评价、选拔树起了标杆,对教育教学和人才培养具有极强的导向作用。现在的考试招生制度在实际运作时,考试分数的权重越来越重,几乎成为选拔录取的唯一依据,升学竞争也逐渐演变为“分分计较”的分数竞争。这对基础教育造成严重后果。在激烈的升学竞争和教育功利化的影响下,“考什么,教什么”应试教育久治不止,忽视了学生思想品德、审美情操、身心发展和实践能力的培养,大量时间花在重复练习和“题海战术”上,阻碍了学生思维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发展,扼杀了学生多种才能尤其是创新潜质的开发。在这种背景下,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已成为教育综合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迫切要求走出这个怪圈,为创新适应国际竞争和时代要求的人才培养模式铺平道路。

  记者:为什么说这次深化改革的核心是完善现行制度,着力解决现实问题?

  谈松华:我国考试招生制度,主要是高考招生制度,于上世纪50年代初建立、70年代末恢复,历经半个多世纪实践,基本框架已经形成,对选拔和培养人才、维系教育公平,发挥了积极作用。

  对于现行考试招生制度的评价,既有强烈的批评甚至否定的意见,同时在肯定其现实合理性上又有高度的一致性。2009年,在一家全国性报纸的社会调查中,有约97%的受访者认为现在的高考是最公平、最可信的。同样,有98%的受访者认为现在的高考对中国的教育和学生的发展危害很大,必须改革。这个调查结果说明,绝大多数民众既肯定现行考试招生制度的基本面,又迫切要求改革其弊端。总体上看,我国考试招生制度符合国情,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必须通过深化改革,促进教育公平,提高人才选拔水平,适应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要求。这个判断反映民情、民意,明确了改革考试招生制度的总体要求,将指导我国考试招生制度改革逐步深入,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记者:梳理历史可以发现,实际上自恢复高考以来,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就一直在进行中。但这么多年的改革,却始终没有达到公众预期的目标。您认为原因何在?这次改革,是否可以形成实质性突破?

  谈松华:1977年恢复高考招生制度以来,改革一直在进行。相当一段时间里围绕考试科目和内容改革多次进行调整和完善,先后从考试六科到“3+X”,又到“3+文综/理综”。改革的初衷是要减少科目,减轻学生课业负担,而科目过少在“考什么,教什么”情况下,又会造成偏科。以科目改革为重点使高考改革处于两难选择的境地。90年代为解决这一矛盾推行了高中会考,但是由于会考成绩与高考招生不相关,各地操作时流于形式,后来停止了。这些实践启示,高考改革是一个综合的系统工程,局部的、单项的改革难以奏效。

  也许由于多年来各种媒体、会议、论坛充斥着关于高考招生问题的讨论和争议,有关部门也不时会发布有关考试招生具体的政策和办法,人们可能会习以为常地把这次发布的《实施意见》看作是一次局部的政策调整。我想着重强调的是,这改革不是只涉及单项的、局部的改革,而是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整体性的顶层设计。如果说,小平同志做出恢复高考的决策,在我国重新恢复建立了考试招生制度,那么,这次中央做出的改革考试招生制度的决策,将会成为改革和完善我国考试招生制度新的里程碑。

  本次公布的《实施意见》是在多年改革实践基础上集体智慧的结晶,是由中央高层做出的改革的顶层设计。尽管改革的推进实施过程会有许多新的问题和困难,但是,它必将动员全国和推动各级政府坚定不移而稳妥有序地把改革推向前进,对我国教育事业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产生深远的影响。高考招生制度的恢复,曾经给年轻一代提供了改变命运的机会,营造了渴求知识、勤奋好学的社会风气;我们期待并相信,新的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将为新世纪的新生代创设多种多次选择的成长成才通道和终身学习的“立交桥”,迎来人人成才、人才辈出的新局面。

  (本报记者 高毅哲)

(责任编辑:王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