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媒体聚焦

他是学生心中的偶像

2013-09-14  来源:《中国教育报》

  在陕西商洛中学,刘占良是很多学生的偶像,课讲得好,思维敏捷,逻辑清晰,板书工整规范。学生们说:“上刘老师的课是一种享受。”为了上他的课,有的学生宁愿蹲一级到他带的班。

  刘占良现任陕西商洛中学副校长,是中学数学高级教师、商洛市高中数学学科带头人,曾被评为“陕西省师德标兵”、“全国模范教师”。

  “既要言传,更要身教”

  30多年的教育教学生涯,刘占良一直从事中学数学教学和研究。他酷爱研究,勤钻研、善思考,27岁就担任数学教研组长,逐渐形成独具魅力的教学风格,成为学校数学教学的领军人。

  “刘老师对教材钻研很深,把学生研究得很透彻,每次听他讲课都能受到很深的启发。经常是其他教师容易忽略的一些细节问题,他反复强调,而这些往往是学生容易出错的地方。”数学教研组组长张永良由衷赞叹,“大家从心底里敬重他”。

  “刘老师这些年把教学都研究透了。”与他相处了10余年的曹侃良说,每次开备课组会、批阅试卷,刘占良再忙都要参加。别人一学期一本教案,刘占良每个章节都有一本教案,各种笔迹密密麻麻,他多年的教学积累都在上面,有的教案拿出来都发黄了。

  刘占良任教研组组长期间,每周的备课会是教师们不愿错过的“大餐”。“刘占良讲的基本上在教材和教参上找不到。”张文老师坦诚地说,他刚从初中调来教高中时,压力很大,不过他很快发现,“只要每周开好备课会,下面上课我就不担心了,因为刘占良都把我教会了”。

  每次检测考试,刘占良都要求备课组的教师必须结合学生实际自主命题,每次试卷都是三番五次地研究讨论修改,大家经常会为一两道题目设计得是否合理争得面红耳赤。每次考试后,刘占良都要和教师们一起汇总、分析研究不同层次学生考试中存在的问题,及时给学生讲解。在刘占良的带动下,多年来数学教研组形成了各类检测批阅不过夜、分析不过夜的风气,成为学校教研骨干力量。

  当校领导后,刘占良把更多精力转向学校群体素质的提高。他组织实施学校新课程,多次带队赴外地考察交流,学习借鉴高效课堂教学和管理模式,主持研究实施方案,积极启动实施高效课堂教学模式。在刘占良的带动和组织协调下,商洛中学新课程实施走在全省前列,得到省教育厅的高度评价。

  “心中要有学生,不能只关心知识点”

  “刚开始我根本不会上课,十几分钟念完教案后就不知该干什么了,都是刘老师手把手带出来的。”皮宇锋是商洛中学首批从“农村高中教育硕士研究生国培计划”招录的教师,没接受过系统的师范教育,开始时满腔热情,为上好课费尽心思,可学生就是接受不了,他受到很大打击,甚至一度想改行。

  “心中要有学生!课是讲给学生的,只关心知识点,不关注学生,课肯定上不好。”听了皮宇锋的课,刘占良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整整一年时间,皮宇锋沉下心每天去听刘占良的课,认真记笔记,用心揣摩。每次皮宇锋写好教案,刘占良都要细细审阅,小到一个提问的设计都帮他详细分析、讲解,修改后让他再给自己说一遍,通过后才上讲台。在刘占良悉心的传帮带下,皮宇锋迅速成长为学校的教学新秀,先后在2009年、2011年成为学校青年教师赛课大奖赛优胜者。

  暑期学校安排教师参加新课程培训,皮宇锋意外地看到已是业务副校长的刘占良也坐在教室里,而且笔记比他们青年教师记得还细致。“我们再不努力就会被淘汰了。”刘占良说。

  数学组的刘英文是刘占良的学生兼“徒弟”。“刘老师不仅课讲得好,重要的是他真正做到了关爱每一个学生。”刘英文来自农村,性格又内向,刘占良的关注至今让他心存温暖,并影响着他的教育行为。“刘老师眼睛在教室扫一遍,就能看出学生对知识掌握的程度,是否专心听讲,太厉害了。”

  针对初上讲台的教师,刘占良提出“一年上路,两年适应,三年挑大梁”的培训目标,组织老教师与新教师结成“青蓝”对子,举行全校性的教学能手赛教活动,促进新手尽快适应高中教学。他每学期都会安排时间去听课,及时发现并解决新教师成长中的新问题,帮助新教师迅速、健康地成长。

  “教会学生思考,能给人成就感”

  商洛学院教师王毅梦高中三年的记忆中,刘占良的身影是学校一道永恒的风景线,成为学生心中不敢懈怠的标杆。

  作为数学课代表,王毅梦每天中午要把刘占良布置的作业抄到黑板上,“刘老师每次布置的,都是他自己搜集整理、设计的习题”。刘占良每讲完一道题就会总结出好几种解法,还经常把学生作业中的好解法摘抄给大家学习。对此,如今也走上讲台的王毅梦有了更深体会:“讲的题再多,也不如把经典题讲透,举一反三。”

  “刘老师想得比我们家长都细,真正做到了为人师表。”提起刘占良,学生王玺的爸爸王兴田直竖大拇指。性格急躁的他,曾经稍不如意就打孩子。儿子高三时的一个晚上,他又打了儿子,没想到第二天刘老师打电话和他谈了很久,要求他给孩子道歉承认错误。

  拗不过刘占良,从没道过歉的王兴田只好跟孩子说自己错了,没想到儿子一听当时就哭了。打那以后,教育孩子王兴田就认一个理:刘老师说咋办就咋办,“王玺能考上河北农业大学,现在又上研究生,多亏了刘老师”。

  “我女儿也是刘老师的粉丝,就是因为刘老师才喜欢数学的。”学生黄菲的爸爸说。黄菲以商州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会计专业,又保送了研究生。“刘老师当时鼓励女儿当班干部、做校报主编,孩子发展比较全面,上大学后也很突出。”

  “都说他书教得好,可是没带过一天自己的孩子,也没时间给孩子辅导。”儿子高考只超过一本线十几分,没能进入理想大学,妻子李小红半抱怨半开玩笑说,刘占良是“耕了别人地,荒了自家田”。

  “他每天早出晚归的,我们常常一周也说不上几句话。”李小红的娘家在贵州,他们结婚22年就回去看望过老人一次。李小红又理解又心疼地说:“他太累了,刚满50岁头发都花白了,行政上很忙,课也要带,要不就和学生脱节了,他舍不得学生。”

  这些年来,李小红已经习惯了刘占良半夜起来送急病的学生去医院,习惯了他冬天挨个检查学生出租屋蜂窝煤炉子,习惯了他给学生垫付生病住院费。她说当年嫁他就是因为媒人说的一件小事:刘占良见一个特困生上大学前没件像样的衣服,就把自己最好的衬衣送给了他。

  “我就喜欢上课、喜欢教书、喜欢学生,教会学生思考、解题,能给人一种成就感。”从教30多年,教书育人已融入了刘占良的生命和灵魂,成为了他生活的全部。(冯丽 本报记者 柯昌万)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于晓媚)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