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媒体聚焦

义务教育有保障 阻断贫困靠知识

2020-12-20 来源:《人民日报》

  8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省阜平县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说:“义务教育一定要搞好,让孩子们受到好的教育,不要让孩子们输在起跑线上。古人有‘家贫子读书’的传统。把贫困地区孩子培养出来,这才是根本的扶贫之策。”

  扶贫必扶智,治贫先治愚,说的是“断穷根”的硬道理。

  8年后的今天,我国基础教育历史性地解决了“有学上”问题,教育公平实现了新跨越,正在乘势而上,向更好地实现人民群众“上好学”的愿望迈进。

  来自教育部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我国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4.8%,达到世界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截至2020年11月30日,全国义务教育阶段辍学学生由台账建立之初的约60万人降至831人,其中20万建档立卡辍学学生实现动态清零,为实现2020年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的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

  劝返

  “一个都不能少”

  【镜头】

  “同学们,看看谁来了?”2019年10月27日,当辍学3个多月的何婷婷站到同学们面前时,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果园镇李坪小学三(1)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下课,好朋友拉着她的手问这问那。“我在青海摘枸杞,大夏天也要穿长袖,顶着大太阳一边擦汗一边摘,胳膊和腿都麻了,打工的日子可真不好过!”这个10岁的女娃子心有余悸。

  夏天摘枸杞,冬天跟着家人“跑车”,曾是这个农民家庭给孩子的“规划”。为了让何婷婷重返课堂,工作人员一路从甘肃追到青海,四处打听,才在一个采摘区找到她。

  “孩子父母觉得,上不上学是他们自己家的事,我们就推心置腹、苦口婆心,还拿出义务教育法,总算说服了他们。”“劝返小组”工作人员说。

  “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首先得把辍学学生、失学学生劝回来,劝返工作既复杂也非常艰巨。目前,我们基本实现了应返尽返。”教育部副部长郑富芝说。

  孩子辍学,原因有很多。特别是在一些地理环境复杂、交通条件不便、人口流动大的贫困地区,外出打工、早婚早育、学困厌学、身体残疾……都成为孩子求学路上的“拦路虎”。怎么办?干部、校长、老师们“踏遍千山万水、走进千家万户、想尽千方百计、说尽千言万语”,一切都只为了“一个都不能少”!

  2019年,教育部与13个省份签订了《打赢教育脱贫攻坚战合作备忘录》,将控辍保学作为首要任务。2020年初,教育部党组又专门成立调研指导小组实施挂牌督战,以52个未摘帽贫困县为主战场,以“三区三州”为决战地,实施精准帮扶。

  我国自上而下合力打好“控辍保学战”,各地积极响应,层层压实责任,全国95%的县“一县一案”出台了控辍保学工作方案。

  陕西省探索形成了“双线七长”责任制,从县长、镇长、教育局长到校长、老师、家长,按照户籍和学籍纵向排查、分层建档,横向比对、补漏监管,确保每一名该上学的、能上学的学生有籍可查,失学辍学学生能够劝返。“我省还建立了省、市、县、校四级失学辍学学生层层排查和登记制度,‘一人一策’精准劝返。”陕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刘宝平介绍。

  贵州省制定《控辍保学劝返复学工作指南二十条》,针对外出务工、因病因残、早婚早育、失踪失联、延缓入学等20种辍学类型,逐一提出劝返复学措施,明确政策依据,精准指导县级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开展劝返复学工作。

  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出台控辍保学实施意见,建立起教育局领导联片、机关干部联校、校长联乡镇、学校中层干部联村、教师联户的五位一体工作机制,与各学校、教师层层签订控辍保学目标责任书。

  江西省上饶市广信区建立了“先劝后诉”依法控辍新机制,对多次上门劝返仍不返校的,依法对辍学学生法定监护人提起诉讼,责令被告履行法定义务。2018年以来,全区起诉了1305名辍学学生家长。

  资助

  让每个孩子都上得起学

  【镜头】

  “有了15年免费教育,一个娃娃一学期能省下3000多块钱,我家里3个娃娃,一年就能省出一头牦牛的钱!”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县,聂呷小学的学生家长降初泽郎越算越觉得“划算”。

  从学习到生活,从课本教材到洗漱用品,从营养午餐补助到高海拔取暖补助,从国家助学金到县级教育扶贫救助基金……这里的孩子们都能感受到温暖。

  “从2015年开始,甘孜州全面实施从学前教育到高中阶段的15年免费教育。”甘孜州教体局副局长敖春玲介绍说,5年来,甘孜州累计投入资金27.75亿元,资助学生95.83万人次,占全州总人口近1/5的学生都成了这项政策的直接受益者。

  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困难而失学,意味着让每个孩子都能上得起学。

  “‘两免’是对城乡义务教育学生免除学杂费、免费提供教科书,‘一补’是对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补助生活费。学生资助既是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的前提,也是重要的民心工程、民生工程。”郑富芝说,我国目前已实现“两免一补”政策全覆盖。

  来自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6—2020年,中央财政共安排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3931.24亿元,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生活补助435.92亿元,免费教科书补助712.13亿元。

  为了让贫困家庭解除送孩子上学的“后顾之忧”,近年来,各地持续健全完善资助帮扶机制,为控辍保学托底。

  海南在全省范围内调剂使用国家资助名额,贫困市县多安排、农村学校多安排、贫困学生多的学校多安排;江西近日再次扩大义务教育生活补助范围,生活补助重点保障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非建档立卡的家庭经济困难残疾学生、农村低保家庭学生、农村特困救助供养学生等四类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以及城镇贫困群众家庭学生……

  10月23日中午,广西柳州融水苗族自治县丹江中学食堂内的六菜一汤摆放整齐。“今天有白萝卜牛肉、黄瓜猪肉、玉米粒肉末、筒骨汤……”学生们自己盛饭、盛菜,秩序井然。

  据介绍,截至2020年6月,营养改善计划覆盖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13余万所,受益学生达3700多万人。中央财政累计安排营养膳食补助资金1700余亿元,其中2020年安排231亿元。

  个子长高了、体重增长了、贫血减少了……一顿顿美味可口的营养餐,让广大农村孩子营养状况和身体素质显著提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跟踪监测表明,2019年,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地区男、女生各年龄段平均身高比2012年分别提高1.54厘米和1.69厘米,平均体重分别增加1.06千克和1.18千克,高于全国农村学生平均增长速度。

  提质

  让学生留得住、学得好

  【镜头】

  “感觉学校没意思,以前上课听不懂,也学不会。”刚把辍学学生李志劝回来时,听到李志的话,老师们有点犯难——孩子缺乏学习兴趣,年龄又较大,怎么办?

  如今,在海南万宁职业教育学校,原已休学近一年的初三学生李志重返课堂。从普通中学来到职业中学,他一边学习义务教育课程,一边学烹饪。“我发现自己还挺喜欢,准备好好学,以后走厨师这条路。”李志说。

  职业初中班、扶贫励志班、静待花开班……2019年9月至今,海南省采用登记造册、进村入户等方式,已成功劝返一批学生从普通中学转入职业中学就读,让他们掌握一技之长,也有人生出彩的机会。

  将辍学学生劝回来,把住“保学”底线,只是第一步,让学生留得住、学得好,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每个劝返回来的学生情况都不一样,辍学年限、学习基础也不一样,必须进行科学研判,‘一人一案’合理安置。”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说,对辍学时间短、基础较好的学生,可以插班就学;对辍学时间较长、基础较弱的学生,可以单独编班,先“开小灶”补基础;对年龄较大、就业意愿强的学生,可以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相融合,一方面补齐必要的文化课,一方面让学生掌握一技之长,为就业做准备。

  留得住、学得好,离不开农村教育水平的不断提升。近年来,我国着力解决“乡村弱”问题,一所所乡村学校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

  校园越来越美了。针对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我国统筹布局规划、改善办学条件、加强师资建设。截至2019年底,全国30.9万所义务教育学校(含教学点)办学条件达到基本要求,占义务教育学校总数的99.8%。

  教学质量越来越好了。截至2019年底,全国有2767个县通过了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督导评估认定,占比达95.32%,23个省份整体实现县域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

  老师越来越强了。我国建立起特岗计划、公开招聘、定向培养、“县管校聘”、退休支教等多元化的培养补充交流机制,吸引大批优秀人才到乡村任教、支教。2016年以来累计招聘农村学校特岗教师42万人,覆盖中西部1000多个县、3万多所农村学校。

  “我们要持续紧盯控辍保学工作,努力提升农村义务教育办学水平,千方百计推动城乡教育一体化,既要坚决打赢教育脱贫攻坚总攻战,也要深入思考教育后续发展之策,结合实际提前谋划、持续推进、抓好落实。”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说。(本报记者 张烁)

(责任编辑:曹建)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