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为技术技能人才搭建成长“立交桥”

职教“山东模式”激活“一池春水”

2021-04-14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这里并非本科院校,却有75%的专业录取分数线高于本科,其保持多年的高就业率更是令不少普通高校只能望其项背。

  作为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王鑫见证过“职校只能招收低分生”的黯淡时光。如今,她欣喜地看到更多高分考生主动选择职业院校,并通过“职教高考”的路径走向更广阔的人生。

  在山东,“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现象渐生变化,以“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职教高考”制度创新为代表,一条条有利于技术技能人才成长的“立交桥”令人目不暇接。

  2020年,山东全省中职招生录取44.4万人,比上年增加10.8%,2.5万人超过普通高中录取分数线;高职录取44.99万人,2.4万人达到本科录取分数线。

  从被动接受到主动选择,观念更迭背后是渐成特色的职业教育“山东模式”落地生根,深入人心。

  2020年1月,以部省共建国家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为标志,山东开始迈入职业教育改革深水区。按照“起步成势、一年成式、两年成是、三年成事”的节奏,整省推进。目前,山东已设立4个试验区,建立12项制度机制,出台20个改革文件,启动495个改革项目。

  激活“一池春水”,满目皆新。

  面向基数庞大的职业院校教师群体,山东从招聘机制、薪酬政策等入手,开展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建设充满活力的双师型队伍。

  在济南职业学院,一条条专为引入高水平教师设立的“绿色通道”令人耳目一新。针对高技能人才,该校在提供安家费、科研启动经费、周转房等常规待遇的同时,采取“一事一议”政策,职称聘用不受岗位及名额限制,甚至为配合这些高技能人才在企业做项目的需要,灵活安排其教学科研时间。

  改变传统教师管理模式的同时,该校加大引才力度,根据需要随时启动引才程序,引才周期从过去的6个月左右缩短为仅1个月。

  “学院的人才制度改革影响最深的是学生培养模式,不仅更加契合教学改革方向和企业实际需求,同时,服务经济的人才支撑能力更强。”济南职业学院书记王春光深有感触。

  改革也催生越来越多职业院校达成共识——不拘一格用人才。针对“想要的进不来、进来的不想要”问题,对教师招聘的要求以测试专业技能和执教能力为主。此外,对业界优秀人才,不少职业院校采取试讲、技能操作、专家评议或直接考察的方式组织招聘。

  灵活的薪酬政策则为激发创新活力再添“一把火”。

  通过改革教师绩效工资制度,山东明确公办职业院校绩效工资水平可达到基准线5倍;职业院校开展技术开发、转让、咨询、服务取得的收入结余,可提取50%以上用于教师劳动报酬,不纳入绩效工资总量管理。同时明确专业教师可在校企合作企业兼职取酬。

  “近两年来,我们全面推进校内综合改革,以改革校内绩效分配办法为抓手,逐步将奖励性绩效占绩效工资比例提高到70%以上,专任教师奖励性绩效以教学工作量为基数、教学质量为系数,实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进一步提高了一线教师的育人积极性。”山东职业学院书记高磊说。

  伴随改革的不断破题,各类制度创新历经长期积淀、酝酿,在齐鲁大地不断萌生。

  学校的事情,学校说了算。山东明确,将职业学校研发机构(学科专业)设置权、人才招聘权、职称评审权、内部薪酬分配权、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处置权,全部下放给学校,支持学校自主设立内设机构,自主确定用人计划、招考标准、内容和程序,实行事后备案。“五权下放”同时被列入山东省委、省政府确定的重点改革攻坚事项。

  以岗位竞聘改革为抓手,威海职业学院做足了职称自主评聘的改革文章。为破除职称评定“唯科研、唯论文”“论资排辈”等痼疾,该校坚定推行全员竞聘,彻底打破岗位竞聘能上不能下的固有观念。同时,给予二级学院更大的自主权。

  “这项改革健全了教师评价体系,打破以往单一化的评价方式,实现了‘会动手的先上,贡献大的多得’,得到了全校教职工的认同。”威海职业学院书记吴永刚说。

  混合所有制办学更是以前所未有的改革力度开全国风气之先。

  2015年起,山东率先以省为单位开展混合所有制办学改革试点。在前期试点的基础上,2020年,山东14个部门联合出台全国首个混合所有制办学政策制度。目前,山东全省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学校已达40余所,拉动社会资本近百亿元。

  作为山东首家混合所有制办学实践院校,山东海事职业学院探索实践了“院校整体、二级学院、公共实训基地”等层面的“大混套小混”混合所有制办学模式,逐步完善了“多元主体办学机制”和“现代法人治理机制”,建立了各类资本、师资、课程、文化深度融合的“校企协同育人机制”。

  2015年以来,该校以混合所有制模式先后引进5家企业社会资金9300万余元,共建3个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和1个中外合作项目。不仅如此,该校牵头成立全国职业院校混合所有制办学研究联盟,共有116所职业院校、32家企业参与。

  “大国、大省依靠财政力量办职业教育是有限的,改革必将开启大量社会资本进入职教领域的新通道。”山东海事职业学院院长王敬良深有体会。

  改革的激流中,山东职业教育的开放度得以从全方位更宽领域提升。山东10部门出台支持职业教育对外开放意见,将教育交流与其他公务外出区别管理,突破新冠肺炎疫情封锁,与更多国家全方位地深化交流合作,服务“走出去”。

  2020年是山东理工职业学院打造国际职业教育品牌之路收获颇丰的一年。与德国合作办学获批,中国-缅甸职业技术学院正式揭牌,俄罗斯孔子六艺学堂首批10名学生结业……“通过‘走出去’,我们努力搭建国际文化互鉴交流平台,构建‘一带一路’文化共同体,培养拥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标准,掌握国际技能的人才。”山东理工职业学院书记许可说。

  据统计,仅2020年一年,山东全省职业院校在国(境)外设办学点43个,培训中资海外企业员工30万余人次。

  如今,职教高地建设已被写入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同时被纳入全省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改革攻坚行动,成为创建高水平创新型省份的重要支撑。

  “下一步,我们将按照部省共建职教高地要求,进一步改革创新、攻坚克难、推动落实,更好地满足老百姓对高质量多样化职业教育的需求,满足企业高素质高技能人才需求,为全国职业教育的大改革大发展作出山东贡献。”山东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邓云锋说。(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邢婷)

(责任编辑:俞曼悦)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