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版

三十六载坚守 只为乡村孩子那期待的目光

2016-09-06  来源:教师司

江西省奉新县澡下镇白洋教学点 支月英

  我叫支月英,是江西省奉新县澡下镇白洋教学点的一名乡村教师。能参加这样重要的会议,让我深切地感受到中央领导同志对乡村教师的关心和厚爱,感到无比骄傲和光荣。回顾自己36年来的教师生涯,有三次流泪经历让我记忆犹新,永生难忘。

  第一次流泪是因为害怕。1980年,19岁的我通过考试在奉新县澡下乡泥洋小学当了一名小学教师。我记得第一天去上班,坐了两个多小时的汽车到达终点站,下车后一打听,去泥洋小学还要走20里山路。于是,拖着行李,在崎岖山路上又走了2个多小时,才到了学校。村上的干部告诉我,由于泥洋村地处深山,条件艰苦,来的年轻教师调走了。我从村干部的言语中读出了潜台词:你一个年轻姑娘家,呆不了多久也要吵着走的。在学校那间又是办公室又是卧室又是厨房的小房间安顿好之后,夜已经深了。窗外山风呼啸,鸟兽怪叫,我满心恐惧,不敢入睡。想起母亲临行前对我选择到山区任教的责怪,想想今后将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第二次流泪是因为感动。山里的孩子们普遍家庭条件一般,与外界的接触很少,清纯的目光里透出来了强烈求知、走出大山的渴望。为了那一双双期待的目光,我每天认真备课,上课,批改作业。36年来,孩子们对我的称呼从“支姐姐”变成后来的“支妈妈”、再到如今的“支奶奶”。36年来,我教的孩子们一个个走出大山,成人成才。36年来,山里的孩子们一如既往地爱我,我已离不开山里的孩子们。由于长期高负荷工作,我的身体出了状况,一只眼睛视网膜出血看不见东西。2012年,组织上为了照顾我,决定调我到工作环境较好的中心小学任教。正在这时,距离泥洋村十多里的白洋村村民联名写信,请我到白洋教学点任教。我考虑再三,放弃了中心小学,来到了白洋小学。白洋村的父老乡亲很热情,令人感动。记得有一次,我高烧不退,坚持上完一天的课已是筋疲力尽,瘫卧在床上。到了晚上,突然窗外一阵脚步声,我挣扎着爬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名学生的母亲给我端来了一碗面条,面条上还卧着三个荷包蛋。那一刻,我忍不住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第三次流泪是因为感恩。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只做了一些平凡的本职工作,党和政府却给了我全国模范教师、全国师德楷模、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崇高荣誉,今年又推选我为全国教书育人楷模,这让我很感恩。特别是2015年,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申报了高级职称。因为国家实施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对乡村教师的职称评聘实行倾斜政策,不作论文、外语等刚性要求,我顺利通过评审,并且很快被聘用了。我深知,我的论文等条件不够硬,如果按照以前的标准,是很难评上的。当天晚上,我坐在房间里思绪万千,流着眼泪告慰早已作古的母亲:娘啊,谁说付出没有回报,党和政府从来没有忘记我们这些山沟沟里的老师们啊!

  一位名人说过: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呼唤另一朵云。我想,这正是像我这样数百万乡村教师的价值所在吧!如果可以,我愿意永远做那棵树、那朵云,用自己的灵魂去呼唤另一个灵魂。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忠建丰)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