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 教育专题 > 2018年专题 > 2018教育奋进之笔“1+1”系列发布采访活动 > 河南行 > 媒体报道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2018-05-18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5月18日电(陈梦谣)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是我国教育体系的“神经末梢”,两类学校在服务农村困难群体、巩固提高义务教育普及水平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日前,教育奋进之笔“1+1”系列发布采访活动第一站走进河南省洛阳市,走访了当地几所乡镇学校,感受乡村教育新变化。

  43名学生、5个教学班、4位老师,宽阔的大操场,两层崭新的教学楼,楼顶赫然矗立着十个大字——“同在蓝天下,快乐正成长”。这是迁址新建后的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铁门镇陈村小学老君洞教学点。该教学点的前身基础设施落后、学生少且居住分散,曾面临着被撤并的境地。但老君洞村地处偏远,当地孩子外出上学交通不便,因此村民们极力挽留这处小小的教学点。经过调研,县政府充分考虑当地实际,投资选址将此教学点进行翻新建设,并于2015年9月投入使用。在保留老君洞这样的典型教学点的同时,洛阳市新安县还对教育资源进行优化整合并建成了一批乡镇寄宿制学校,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乡村弱”的问题。

  在“全面改薄”“扩充城镇义务教育资源”等政策机遇下,洛阳市一直着力于优化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优先在教学点比较集中的乡镇新建、改扩建寄宿制中心小学,将周边交通不便、办学条件薄弱、师生人数较少、教育教学质量不高的教学点撤并、整合到乡镇寄宿制中心小学,推动从县域到全市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新校址 新教师 为乡村教育注入新鲜血液

  2017年8月,三十多名三至五年级的学生由新安县铁门镇云顶村转移到高沟村,从原来仅有四五十名学生的村小来到了新建的铁门镇高沟小学就读,由于一、二年级的学生年幼不适合住校,便继续留在了云顶村。同样,在高沟小学,一二年级并没有住宿生,生活老师孙趁子解释说,过早离开父母对孩子们的成长不利。

  高沟小学是地处较偏远地区的一所农村寄宿制小学,服务附近7个行政村,全校143名学生中住宿生36名,留守儿童11名。学校现设有科学教室、音乐器材室、图书室、手工坊、留守儿童之家等。走进学生宿舍,统一购置的床单被罩整齐地铺在床上,墙上的床位信息记录了寄宿生的姓名和班级,以及家长、生活老师的姓名、联系方式。宿舍还装饰有学生自己创作的绘画、手工艺品,环境布置得非常温馨。

  来自河南省南阳市的崔影是高沟小学一名90后特岗教师,她从安阳师范学院音乐教育专业毕业后负责教授学校所有班级的音乐课,另外还要组织一些社团活动。“音乐、美术老师都是新配备的,学生之前并没有接触过艺术教育,他们都是从零开始。在教学中,现在提倡感受音乐,要一点点抓起。”刚刚在教室教完《卖报歌》的她正在草坪上带着学生做游戏,她想通过游戏来调动学生情绪,帮他们感知音乐的律动。她说,要在教学过程中慢慢摸索教学方法。

  许晨是新安县青要山镇中心小学的一名特岗教师,作为班主任的她负责教所在班级的语文课,以及全校所有班级的美术课。2015年,许晨从洛阳师范学院艺术设计专业毕业并考取教师资格证。2017年,由于老家洛阳市并不招美术老师,许晨对口报考了青要山镇中心小学。山区路途崎岖,但她仍然很快地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虽然圈子没有城里那么大,但她觉得和学生们在一起非常快乐。住宿生每晚7:40进寝室,8点睡觉,直到学生们睡着,轮流值班陪寝的老师这一天的工作才算结束。说起教师培训,许晨介绍,学校会根据老师个人兴趣和任课不同来进行选择性培训,具体包括电子课程培训、国培、省培、市培等,同时,学校每周还有一次教研活动,可以旁听观摩优秀教师的公开课。按照规定,特岗教师三年后才能转正,转正后还有两年服务期,之后才允许调动,许晨说,五年后,她打算继续留在这里。

  背后的故事 亦有一份感人的坚守

  “现在学校建得像一个花园!设施好得很,老师可负责任啦!学校课程开设得比较全,语、数、英、音、体、美,家长可高兴了!”在老君洞教学点,一位七旬左右的家长在操场上用河南话爽朗地笑着说。这位家长名叫刘安志,他对自己孙子所在的学校非常满意,孩子上三年级了,自一年级起就在新建教学点读书,家就在本村住,距学校仅700米。

  43名学生组成的教学点,三年级不足十人,三、四年级要合在一起上课,一班讲,同时另一班练。令校长邱新学高兴的是,近年来教学点还吸引了来自其他学校的两名教师,新教师的到来还使教学点的艺术教育得以开展。刘安志说:“老君洞教学点以前教师少,音、体、美课程开设不足。现在,孩子们可以全面发展了。”

  记者了解到,老君洞教学点的旧址曾是一处老窑洞,两名老教师几十年如一日地将自己的教学生涯全部奉献于此。这两名已退休的老教师现今如何呢?当记者向刘安志问起这两位老教师的名字时,思考半晌,他只说出其中一位教师的名字,而另一位叫什么,他称自己“忘记”了。

  在记者的追问下,刘安志最终“记”起了那位退休老教师的名字,然而,在采访快结束时,记者才惊讶地发现刘安志本人竟就是那位被“忘记了”姓名的老教师。说到这里,刘安志不好意思地笑了,41年全科教师的苦苦守望,在他的口中全部变成了轻描淡写,四十年,他从最初的民办教师转成公办教师,而今,面对这处崭新的教学点,这位老教师一脸欣慰。

  在当年的老君洞教学点,孩子们的课程几乎只有语文、数学,此外最多就是去院子里玩耍,一堂像样的体育、音乐、美术课基本是奢望。在两位老教师退休后,镇里又调来两名教师,可教学点条件太差,新教师往往待两年就离开,如此来了走,走了来,循环往复直到现在教学点翻新,教师公寓随之拔地而起,六套公寓里才稳定地住宿下了四位老师。

  刘安志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在铁门镇陈村小学教书,他并没有让孙子跟随儿子去镇里读书,问及原因,他只是说翻新后的老君洞教学点条件已经很好,师资也很优秀。也许,在这位老人的内心深处,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份割舍不下的牵挂,望着阳光下的操场,脸庞黝黑、笑声爽朗的他坚信,这里将会越来越好。

  稚嫩小肩膀 挑起大担当

  在来青要山镇中心小学读书之前,王达(化名)在老家山碧村小学读书,一年级下学期时,学生少、教学设施陈旧的山碧村小学被撤掉,王达和村小的其他小伙伴来到了青要山镇。他说,这里与山碧村小学很不一样。青要山镇中心小学的每间教室都装有电子白板,实现了电子教学,课余还建有足球、乒乓球、合唱等各种社团,而之前在山碧村小学,王达说,黑板是石制的,教室里没有灯和风扇,桌子是木头墩儿,凳子要从家里搬来,喝水也要用碗从缸里舀。

  在青要山镇中心小学的食堂,王达一天共消费八块钱,此外,早上有牛奶喝,下午有鸡蛋吃,这些都是营养午餐计划给孩子们免费发放的。十岁已上三年级的王达食宿都在学校,他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在同一个学校上一年级的弟弟。在宿舍,哥俩儿同睡一张床,并不是因为学校床位紧张,而是为了照料住校不习惯、经常哭鼻子的弟弟。

  在另一所2016年建成投入使用的新安县正村镇白墙小学里,新宿舍楼还在筹划建筑中,在临时由综合楼改造成的宿舍楼里,有4间男生宿舍和4间女生宿舍,每间20个床位,统一配备有床单、被罩、储物柜、毛巾架、饮水机、急救箱等,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值班教师陪寝。在宿舍,白墙小学实行“大带小、强帮弱”的模式,高年级的学生起床后会主动帮低年级同学叠被子、扎辫子,一直以来,上铺住的都是四、五年级孩子,下铺则是一、二年级孩子。在这些点滴生活中,学生们学会了共同生活,学会了关爱他人。

  后记

  截至2017年底,我国拥有农村小规模学校10.7万所,其中小学2.7万所,教学点8万个,占农村小学和教学点总数的44.4%。其中,在校生有384.7万人,占农村小学生总数的5.8%,农村小学寄宿生有934.6万人,占农村小学生总数的14.1%。作为教育体系的“神经末梢”,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一直是来自最基层的细微触角。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快速推进,义务教育“城镇挤、乡村弱”的问题逐渐凸显,如何改善这一局面,让农村的孩子享受与城市一样的优质教育资源,一直是教育工作者不断探索的方向。

  4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以下称《指导意见》)要求,农村学校布局既要有利于为学生提供公平、有质量的教育,又要尊重未成年人身心发展规律、方便学生就近入学;既要防止过急过快撤并学校导致学生过于集中,又要避免出现新的“空心校”。《指导意见》的出台,对两类学校的办学条件、师资建设、经费保障、办学水平等提出了强化要求,无疑为强壮教育体系的“神经末梢”提供了种种有力措施。

  在洛阳市新安县的各个乡镇学校,教育资源正在有序地流动,均衡地发展。在乡镇,学校虽小,可设施俱全,人数虽少,可师资俱佳。“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一所所学校正如一个个希望,呵护着学生的身心健康,促进着乡村教育的发展,让乡村的孩子们“同在蓝天下,快乐正成长”。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忠建丰)
相关阅读

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 moe.gov.cn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