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违规现象仍突出 有效监管须跟上

2020-05-29 来源:《中国教育报》

  接收作业通知、在线提交作业、完成学习打卡……疫情期间,随着教与学全面转向“线上”,各类教育APP(手机应用软件)“大跨步”地进入教师、家长和学生的移动设备。

  “经历了此次大规模长周期的在线教学,基于教育APP的在线学习方式更快普及,并将成为一种常态。”华南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教授钟柏昌说。

  但在教育APP快速发展的另一面,平台违规采集个人信息,超范围采集通话记录、短信、位置等敏感信息,内容过度娱乐化甚至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等乱象依然突出。今年4月,浙江对“停课不停学”期间全省242款教育APP进行了专项检查,其中54款APP被下令整改,4款受到了行政处罚。

  教育APP为何乱象突出?如何切实规范发展,建立起长效管理机制?

  在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看来,目前,教育APP准入机制还不够严格和细致。

  “现行法律法规没有明确处理办法,相关执法部门很难依法打击,各类教育APP违规后多数只受到下架、罚款等处罚,为了攫取利益,不法商家往往换汤不换药、改头换面开发一个新APP。”刘希娅表示,近年来教育部曾多次发文规范教育APP的发展,但是还需要在政策落实落细上下大功夫。

  “当下教育APP普遍存在违规采集用户信息的问题,但对何谓‘隐私信息’界定还不明确。”钟柏昌表示,为了提供个性化学习支持服务,教育APP需要采集用户信息,但如何规范这些信息的使用范围和使用条件,依然是当前教育APP治理中的难点和痛点。

  “目前从国家到地方都有与教育APP治理相关的政策法规,但是要么针对性不强,要么缺乏细化的操作条例,有必要请教育界、法律界和企业界的专业人士做逐一梳理,提出需要完善的地方。”钟柏昌说。

  此外,教育APP的管理主体不明、角色不清,也给教育APP的监管增加了难度。

  目前,学习类APP进校园实行备案审查制,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起了“双审查”责任制。在钟柏昌看来,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其实很难承担起审查、监管责任。

  “学校和管理部门要么因无力承担而放任各类教育APP的使用,要么采取一刀切式的禁用。此外,这种备案审查制,只针对校内,在校外环境中使用的教育APP,依然缺乏明确的监管主体。”钟柏昌认为。

  对此,刘希娅建议,强化多部门协同联动监管机制,建立起专业组织鉴定机构进行审核与监督,帮助家长、学校和青少年甄别各类APP的安全信息。

  “教育部应加强统筹管理,牵头将注册系统全国联网,做好线上培训监管的技术攻关,对利用APP等开展的线上培训进行即时监管。”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雷鸣强说。

  不过,在专家们看来,教育APP虽然还有着不少问题,但应该着眼未来看待其发展。

  “当下,线上线下混合性学习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呼声,通过教育APP学习和辅导,符合大部分家长和师生的经验习惯,也符合基础教育改革的方向。”钟柏昌说,为了防范教育APP的“副作用”而采取一刀切式的管理,并不可取,建立合理的监管机制规范教育APP的发展才是关键。(本报记者 梁丹 董鲁皖龙

(责任编辑:俞曼悦)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